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卖预展

贵妃出游 镜框 设色绢本

估价: RMB  1,200,000-1,800,000

成交价:--

拍卖会:华艺国际(北京)2020秋季拍卖会
专场:大美——中国艺术珍品之夜
预展时间:2020年12月2日-4日
预展地点:北京金茂万丽酒店一层大堂、 三层金茂大宴会厅(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57号)
拍卖时间:2020年12月05日
拍卖地点:北京金茂万丽酒店一层大堂、 三层金茂大宴会厅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19
作者: 佚名
尺寸:228×158cm
质地:
年代: 暂无
作品说明
绮罗衣裳照暮春
以贵族女性为主要描绘对象的绘画创作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上十分常见。这一类作品通常以描绘她们的生活场景或日常生活为主,其目的也多倾向于宣扬教化内容,表现古代女性生活以及借女性形象抒发自身情感等。这件《游春图》即是表现古代女性阶层呼朋引友、携从带仆出游的场景。
从主题表现来看,此图所刻绘内容为传统的游春题材。图中共绘有十二骑二十人策鞭缓行,并将画面中部身骑白马、略微前倾的女性形象作为画面的中心人物,由此展开了一卷富贵官家游春行乐的景象。整个出游队伍前呼后拥,大有浩浩荡荡之势,又有花团锦簇之感。而在母题选取及构图表达上,似也源于或参鉴于唐代大画家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以及唐人李昭道之《明皇幸蜀图》。值得注意的是,图中男性人物在服饰及装束上可辨认有唐代装容,而女性形象则多遵以明清人物风貌刻画,这亦能从侧面反映出该图的时代特征。
是图所绘骑乘人物个个衣着趋于风雅而不失华贵,即使是从行的女仆、脚夫,其服饰也都配饰整齐,各具模样。整个游春队伍随循画中道路的弯折和拱桥的隔分,可划为三组。画面左侧部分为行进速度较快的一组,共有两女一男三人,三人均在回头观望后续队伍的行进状态,似在等待他们过桥相接继续前行。画面中间,是春游队伍的核心,也是整幅图中内容最为丰富的部分。其间有擎扇者、相谈者、携琴者、专心骑行过桥者……女主人骑乘白马,由仆人牵行,正在与左前方的女伴呼应交谈,同时左手牵住缰绳,右手似在抚定因颠簸而歪斜的头饰。在此组人物的尾处,有一着褐色长衣的骑马随从,正在转身呼唤队伍尾部的成员,也正是由他将画面的中、后两组人物串联起来。最后一组人物主要表现了四位仆从正在抬举着一座四面通透的“亭笼”,其上装饰华丽、色彩鲜艳,其内有一只名贵的白羽鹦鹉,跟随队伍前行。此刻旁边骑马的仕女正在兴趣盎然地观赏鹦鹉,而令画面人物更显生动的是,可能也正因为该女子的观赏才耽误了抬行队伍整体的进度。
在对出行环境的表现上,画家笔下的山石虽多具嶙峋之状,但却未以刚劲、粗硬、方折等特征的线条来突出山石峻峭之感,而是采用了疏朗自在的方式,以圆润舒展的线条刻画,并结合线条间的疏密对比关系,使整个山体的体积感得到了彰显。且伴随着由远及近的山体、坡石之置陈排布,以及远处云雾遮挡下仅露一角的山峰筑景,这几者又合而将整个游春的自然景观中山势之起伏变化予以呈现。因此,我们也能概想画家之思:这般取舍和改变所投射给观者的不是北方山水的巍巍高峻,而是南方景观的细腻奇崛。由此也与画中所要表达的“江南”“游春”“女性”等主题元素有了呼应之处,加之众多人马的参与,整个画面也就产生了富有韵律的动势。
色彩表达方面,此画虽源自唐代张萱的“绮罗人物”,但在用色上却没有使用类似张氏图绘人物时的浓艳色彩,而是以淡彩敷色,整幅色彩趋向清雅。环境描绘中多以青绿敷色渲染,意在衬托出春意盎然之象;人物清雅勾勒设色,旨为彰显画家及画中人物的审美追求。此外,画家采用全景式构图,将远处的山峰林木、屋宇亭台、水榭长廊,近处刚吐新芽的柳树、刚吐新蕊的丛木,以及曲折的山间小路、波光粼粼的湖面等物象都囊括入画图之中,这样便十分详尽的给予了观者对整个游春事件过程的联想空间。同时,这也表明了画家在图画中所要传达的那种“可游、可观、可居”之感,给人以如在画中的审美畅想。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