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天女拈花图 立轴 设色纸本

估价:RMB  18,000,000-22,000,000

成交价:¥23,000,000

拍卖会:2015秋季拍卖会
专场:大千世界—张大千作品集珍
预展时间:2015.12.17-19
预展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A、B厅
拍卖时间:2015.12.19-20
拍卖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A、B厅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79
作者: 张大千
尺寸:144×65.5cm
质地:
年代: 丙子(1936)年作
作品说明
展览:
一、“中国美术之精华—台北鸿禧美术馆所藏品展”,日本东京、北海道、山口会场三地展出,2001年5月至2001年10月。
二、“中国近现代水墨画名家展”,韩国首尔大学校博物馆、启明大学校行素博物馆,2009年10月14日至2010年1月9日。
三、“中国近现代水墨画名家特展”,台湾历史博物馆,2010年11月19日至2011年1月2日。
四、“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

注:台湾鸿禧美术馆旧藏。

大千先生作为全能型画家,山水、人物、花卉、翎毛,无所不涉,且均有佳构传世。仅人物一项,便有仕女、高士、仙道佛氏等等,无所不包。其中借佛教典故在净土俗尘之间神游畅想之作,又以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最为集中,最为精妙,为人所爱。
1929年春,教育部筹划第一次全国美展之际,张大千与叶恭绰同任审查事,二者自此结交。叶氏曾说:“人物画一脉自吴道玄、李公麟后已成绝响,仇实父失之软媚,陈老莲失之诡谲,自清三百年,更无一人焉。”力劝大千先生弃山水花卉专精人物画,振此颓风。此后,张大千“厥后西去流沙,寝馈于莫高、榆林二石室者,近三年,临抚魏、隋、唐、宋壁画,几三百帧。”大千先生的人物画在20世纪40年代至敦煌临摹壁画之后,成就巨大。此《天女拈花图》作于1936年,大千于题识中自称 “仿唐人壁画运笔”。当时已发掘的唐代壁画不多,在20世纪30年代前后,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在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发掘了一些晋唐壁画,但大千是否取此处唐人壁画笔法,并未得知。或为得自吴道子刻石,吴道子的观音像不仅在唐代时被作为蓝本为许多寺院翻刻,他还曾在四川一座寺院的石壁上留下一幅观音像。1933年,张大千还曾根据武宗元的《朝元仙仗图》中的天女形象作《天女散花》等图,应为其较早向唐宋风格学习的作品。武宗元师法吴道子,行笔如流水,此作中的笔线显然亦受到此种影响。图中仕女雍容华贵的形象也较接近唐代周昉的《簪花仕女图》,清新华贵,惊采绝艳。
“天女散花”为佛教典故,出自《维摩经?观众生品》。时维摩诘室有一天女,见诸大人都在听维摩诘说法,便现其身,以天花洒向诸位菩萨大弟子。花至诸菩萨即坠落,唯至大弟子便着身不坠,天女于是说道:结习未尽,花着身耳。天女以散花试菩萨和弟子的道行,眉目间之所以凝神,正是其品察所在。傅申先生认为这与1930年代梅兰芳戏剧如日中天之际有关,作为戏迷的大千是从梅剧中天女扮相获得了创作灵感。画中天女高髻簪花,体态丰满,脚踩祥云,衣袂飘飘。脸微侧,左手轻托花盘,右手拈花。面部三白开脸,细目小口,顾盼生姿,正所谓:“四体妍媸,无关于神明;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之中”。脸型饱满圆润,神态安详娴静。衣裙上的银色云纹和黄色团花,俱十分规整精细。腰发的束带以石青敷色,与朱砂绘出的红花形成对比。头饰及项链、托盘皆为描金,素雅而华丽,人物的发髻和鬓丝,也是钩皴细致,笔笔飞动。整体画面富丽明艳而不失精妍,是为大千先生敦煌前期的精品佳作。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