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1968年作 佳人番犬图 镜框 设色金笺

估价:RMB 6,000,000-8,000,000

成交价:¥9,775,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2016秋季拍卖会
专场:巨匠—三石两鸿一大千作品集珍
预展时间:2016.11.24-25
预展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
拍卖时间:2016.11.26
拍卖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248
作者:张大千
尺寸:45×60cm
质地:
年代:1968年作
作品说明
注:1996年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167号拍品。

说明:上款“祖莱七弟德英七娣”,即上海名士李祖莱及其夫人李德英。李氏与张氏为世交,因此李祖韩、李祖夔、李祖桐、李祖莱、李秋君兄妹皆与张大千交好,感情弥深,也是张大千民国时期在上海活动的重要支持者。张大千呼李祖韩为“大哥”,唤李秋君为“三妹”,他在《与祖莱德英书》中直呼李氏夫妇“七弟”“弟媳”,在另一幅赠李德英五十寿的《阆苑山君》题款则径呼其“七娣”,而李家子侄辈则称大千为“八叔”,可见张氏与李氏兄妹之间已亲若家人。
李祖莱夫妇1948年后定居香港,张大千去国后与李家交往则由李祖莱传递,其在香港举办画展皆由李氏夫妇张罗。此外,李祖莱还是张大千遗嘱的四位见证人之一,另三位是张群、王新衡和律师蔡六乘。

在张大千的创作中,泼彩是最具有开创性的技法与面貌,20世纪60年代后期,张大千的泼彩风格已经达到了成熟的巅峰时期,平生杰构《长江万里图》、《爱痕湖》,皆为此时期的作品。此幅《佳人番犬图》落款为戊申(1968)年,与前两者为同一年之作,并且提炼与融合了张氏各个时期人物画题材之精华元素。画中工笔与泼彩萃于尺幅之间,旖旎而侧艳,具有其他张大千作品无法比拟的综合特质。
纵观张大千的人物画发展历程,其早年致力于明清以降的文人写意画风,先从明、清两代进入,再上探宋、元,发展出自己的早期人物画体系。期间开创了“三白脸”之说,所谓“三白脸”,即额头、鼻子和下颏都是白的,借此衬出脸颊的红润、健康。他认为中国人脸部的轮廓较平较扁,宜用“三白脸”来做人物造型,其中以中国平剧的花旦表现最好,并一直延用此法表现仕女形象。此幅佳人图额头、鼻子皆有抹白,而下颏处因应画风而变,抹白与轮廓线隐去,与背景融为一体,虚实相生,颇为巧妙。
敦煌之行,是张大千绘画生涯的一大转折点,当时张大千已认识到敦煌佛像、供养人像在中国人物画史上的内在价值。他自述“中年西上敦煌,临摹石室,振千年之颓势,开艺苑之新局,气象雄伟,著色瑰丽,使人物画为之一变”。此作佳人红妆白脸、妩媚雍雅,设色富丽,充满唐朝美人风韵,而最别出心裁的则是佳人额上点缀的“梅花妆”。据《太平御览》载。南朝宋武帝刘裕女儿寿阳公主于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飘落公主额,怎么也揭不下来,三天后,梅花被揭下来,额头却留下三个梅花印记。宫女纷纷效仿,剪梅花贴于额上,时称“梅花妆”。其式,在额上画一圆点,或多瓣梅花状,唐时甚为流行。张大千的人物画作品中,作“梅花妆”者极其罕见,唯在敦煌时期临摹的供养人像中可窥一二,如四川博物院收藏的《凉国夫人像》及《五代·曹议金夫人像》等。晚年,张氏又将敦煌时期所摹“梅花妆”再次呈现,或有非一般的意义。
50年代后期,张大千在集传统大成的基础上,从中寻求新的创新,自创了泼彩的绘画方式,此后以中国传统画法创作的作品,也多受泼墨泼彩技法的影响而融汇了许多的意象元素。此画中的番犬,毛发蓬松长短有度,质感逼真,阴阳合宜,有体积,有质感,头部的眼鼻嘴尤细腻传神。而作品的泼彩部分,瑰丽沉浑的色彩自然流动于金笺之上,变幻无穷而又富有高贵典雅之感。这些无象的色块,与佳人、番犬连成一气,或虚或实,融抽象与具象于一体,实乃张大千目前市场上难得一见的精绝之作。
张大千这种将传统人物画加上泼彩法背景的新表现方式,为中国人物画史,填补了泼彩人物画的空白。此幅《佳人番犬图》与《自画像与黑虎》及1973年所画的《湘夫人》同属这一题材。据业界人士判断,《自画像与黑虎》创作年份约在1969-1970年间,言则此幅《佳人番犬图》极有可能是目前所知张大千自创泼彩人物画的最早画例了。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