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14 / 15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

估价:咨 询 价

成交价:¥9,200,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2018春季拍卖会
专场:静观——历代造像及铜炉专场
预展时间:2018.05.20~05.22
预展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
拍卖时间:2018.05.22~05.23
拍卖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 A厅、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 ...
作品分类:佛造像
图录号:1435
作者:--
尺寸:高55.5cm
质地:
年代: 14 / 15世纪
作品说明
参阅:
1.萨迦寺佛像。
2.Ulrich Von Schroeder, BUDDHIST SCULPTURES IN TIBET, VOLUME TWO, TIBET&CHINA, Plate 227C、231D.
3.北京翰海2008年春拍Lot 1784,14世纪 释迦牟尼。

纽瓦尔艺术在西藏的精彩传承
——赏析元末明初的佛陀妙像
此尊为经典的释迦牟尼佛成道像。采用红铜铸造,鎏金饱满,色泽沉静。造像身体比例完美,体量高达55.5厘米,胎体厚重敦实,堪称14/15世纪西藏金铜造像的上乘佳作,存世少见。
相传释迦牟尼在经历了苦修之后,怀着新的领悟和禅机,在一棵菩提树下禅定。他发誓,如果这次还不能探知宇宙根本、寻得生死究竟的真相,解脱出一个大自在的圆满智慧,宁可化作尘土,绝不起身。在他开悟的前夜,有魔王率领千军万马奔腾而来进行阻挠,释迦牟尼岿然不动,伸出右手,指间轻轻触地,瞬间山河震动,大地开裂,魔军即刻被降服。这就是降魔印的来历,而左手禅定,右手触地的成道像,也成为后来人们为释迦牟尼造像的典型样式。
这类造像表现出释迦牟尼“即使日月背弃苍天而坠落,山脉上下而颠倒,我也绝不动摇”的决心,有种撼动人心的力量。正是这些内涵与精美工艺的结合,使释迦牟尼像具有如此灵性光辉和至高至正、动人心弦的审美价值。
细观此像,其制作工艺极为精细传神。像身与底座分铸而成,头部、躯干和莲座比例协调,天然浑成。佛陀肉髻较为平缓,宝珠顶严。相容和煦,天庭饱满光洁,眉如初月,双目微敛,鼻梁端直挺拔,嘴角略带祥和的微笑,流露出智慧和慈悲。佛陀下巴处的酒窝十分特别,正是这种对细节的经营使得整尊造像富有鲜活的生命力,可见匠师铸造此像时的虔诚用心。造像肢体匀称,四肢、双肩和胸部强调雄健之美,强烈的内在力度通过贴体的袈裟彰显无遗,莲座造型宽扁,体现出元代造像的时代风尚;与此相对,手指则修长、柔美、灵巧,刚中见柔。袈裟纹样简洁,线条流畅,如行云流水,其中左肩衣角的造型及其搭法具有早期造像的明显特征。左手袖口采用留空的方式增加袈裟的灵动感。莲花座造型大气,双排硕大的连珠和饱满的仰覆莲瓣共同传递出一种雄浑、富丽之感。莲瓣满饰一周,瓣尖卷起成优美的云头纹,此亦该时期造像的明显特征之一,在15世纪之后逐渐转变。释尊和莲座分体铸造,结合紧密。
整件作品明显带有尼泊尔风格的影响。佛陀着袒右肩式袈裟,轻薄贴体,仅以平行的连珠纹表现衣缘,中间錾刻精细的稻粒纹,稻粒首尾相连,呈八字形分布,这种稻粒纹源自13-14世纪尼泊尔迦舍末罗王朝的佛像装饰,在13-14世纪的西藏中部地区佛装造像上十分流行。佛陀左腋后部袈裟的填补工艺,以及手脚关节的细腻表现等均能反映尼泊尔造像的艺术特色。尼泊尔造像艺术从公元7世纪开始影响我国西藏,公元12世纪后随着东印度王朝及其佛教和佛教艺术的终结,更成为影响我国西藏造像艺术的主流。历史上尼泊尔造像不断大量地传人西藏,同时又有不少尼泊尔艺术大师入藏帮助造像,元朝时入仕我国的尼泊尔艺术大师阿尼哥便是其中杰出的一位,他所擅长的“西天梵相”对元代藏传佛教造像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尼泊尔造像艺术对我国西藏佛教艺术影响的时间之长、程度之深、地域之广,是印巴次大陆其他艺术流派无法相比的。
此尊释迦牟尼像的艺术风格明显与萨迦寺主殿大佛类似,对比造像的开脸与造型风格均可见一致的艺术特征。该像与夏鲁寺同一时期的造像也具有相似之处,对比冯·施罗德所著《西藏佛教造像》卷二图版231D,这尊夏鲁寺释迦牟尼佛像高56厘米,造像开脸、肢体造型、莲座、尺寸均与此像十分相似;该书还著录了一尊拉萨色拉寺尼泊尔风格佛像,造像的五官特征与本场拍卖的这尊释迦牟尼像也十分相似,尤其是额头与下巴的细节处理表现出相似的工艺特征;另外,翰海2008年春拍的1784号拍品14世纪的夏鲁寺风格释迦牟尼像,佛陀平缓的螺髪、肢体的造型特征、袈裟与莲座的样式、红铜鎏金的工艺等均具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由此可以判断,此像应创作于元末明初西藏中部地区,并且很有可能出自西藏大型寺院,被作为珍品供奉。
佛陀菩提伽耶成道像,是佛教图像学中最为重要的造像之一,佛陀此像既是信徒证悟佛教义理的形象瞬间,又是众生顶礼佛陀八相成道传记的浓缩版。藏区在十二世纪前后开始流行释迦牟尼成道像,十三世纪以后,尼泊尔纽瓦尔风格渗入,此类造像的风格有了较大变化:佛像螺髻由后稍前,前额宽大,胸臂健硕有力,腰肢比十二世纪稍短但比例变化更为流畅自然。这种样式随着萨迦派的教法和政治势力的扩张传播到藏区内外,演变至十四至十五世纪,造像各处得到柔化,佛陀后笈多样式的贴体袈裟搭于左肩如同鱼尾,装饰意味更加浓郁。此尊释迦牟尼成道像即为这一风格演变中14世纪的典型代表,整体气势威严庄重,为同时期造像中体量大且工艺精湛之典范。遍查海内外博物馆和私人藏品,该时期类似体量和保存状态的造像并不多见。此像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是一尊难得的供奉珍品。
此件佛像造型非常独特,突出的特征是开脸的形态,从正面看,五官聚集,口唇较小,下颌略窄前凸,似乎是较为周正的明代中期式样。但从侧面就会发现,此尊的双额角高耸,将面部撑起成为一个夸张的倒梯形,尤其额头非常宽大。这种宽额的造型,我们可以在元代到明早期后藏地区的鼎盛寺院看到,例如萨迦寺主殿目前仍然现存的,元代铸造的“世界第一大佛”,就是这种典型的额角。虽然萨迦寺大佛面部泥金严重,但是从侧面依然可以看出,超出通常比例较多的额头。从近年来市面上出现的一些其他元代佛像上,也可以看到这种类型的额头。但是这些佛像与此尊还有一些不同之处,一是此尊头部的塑造,相比其他元代此类佛像,明显已经经过了程式化的转变,额头较为平坦,额角极为突出,应该是艺术简化的结果;二是整体身形来看,此尊佛像身形已经不像元代壮硕饱满,身体比例匀称;第三,从莲瓣来看,后藏地区尤其是萨迦寺、夏鲁寺等萨迦派主导的寺院元代常见的纯宽扁二层莲瓣,在此尊上已经转变为中间突起,加装饰细边的风格,正是向明代三层莲瓣演化的阶段。所以根据这些线索,基本可以判定,这件作品是这一地区在元明之间转折期的作品。
西藏书画艺术研究院 喜玛拉雅艺术中心主任 刘锴
这是一尊充分彰显了尼泊尔艺术审美情趣的西藏本土造像。关于尼泊尔艺术家为西藏提供服务的历史,藏族史书《贤者喜宴》曾有记载,来自加德满都河谷的纽瓦尔人早在吐蕃时期就已经开始为西藏施主们铸造佛像,这样的关系从未间断。14世纪之后,尼泊尔本土造像开始趋于模式化,造像水准逐步衰退。而此时的西藏,寺院及施主们大量的需求使纽瓦尔人有了更多展示自身技艺的机会,大批工匠从尼泊尔来到西藏,他们的作品在西藏受到了极大的推崇。此件释迦牟尼像便很可能是出自他们之手。造像采用红铜鎏金工艺分体铸造而成,佛陀面容恬逸安详,身形饱满、四肢强壮,显得庄严而静穆。双层仰覆莲座形制扁宽、叶瓣细长形、叶尖向上卷曲,这种特征在尼泊尔造像中并不多见,是相对典型的西藏化特征。同时,造像左侧腋下以铜片填补的处理方式则凸显出明确的尼泊尔造像工艺传统,这样的情况在西藏本土造像中甚为少见,亦进一步印证了此件作品与纽瓦尔工匠之间存在的密切联系。位于后藏的夏鲁寺“甘珠尔殿”与“三门殿”内至今仍供奉有数尊铸造于14世纪末至15世纪初的大型佛像(图1、2),这些造像在风格方面显然与此件作品存在诸多类同,因此我们有理由推断,此尊释迦牟尼铜像很有可能亦来自后藏地区。
文\马逸风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