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石鼓文》明末清初拓本(陈叔通旧藏本) 手卷 水墨纸本

估价:RMB  4,000,000-6,000,000

成交价:¥8,740,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2018春季拍卖会
专场:中国古代书画
预展时间:2018.05.20~05.22
预展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
拍卖时间:2018.05.22~05.23
拍卖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 A厅、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 ...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220
作者:--
尺寸:引首45×138.5cm;画心45×70.3cm;题跋45×80cm
质地:
年代: 暂无
作品说明
注:
1.周大烈、黄君寔题签。
2.吴昌硕题引首。
3.王国维、马叙伦、谭泽闿、曾熙题跋。
4.张文魁、陈叔通旧藏。
5.1996年纽约佳士得《上海张氏涵庐旧藏宋元翰牍明清书画精品》图54,此专场包括之后拍出2.07亿的北宋曾巩《局事帖》等极为罕有的巨作。

引 言
童衍方 冯磊
善本碑帖在历经了岁月沧桑之后,能流传至今,实属不易。除了自身拥有的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外,还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何为善本碑帖?大致可分为如下几个部分来说。拓本部分,应该是椎拓较早、存字较多、拓制精良;题跋部分,则是名家真迹、言之有物、书法精美;流传部分,不外乎名家递藏、精工细裱、品相完好。其实若满足了这些条件中的某几个,已可称之为善本,若是全部的条件都符合,那便是善本中的善本了。如吴昌硕、王国维等题跋的《石鼓文》卷及赵之谦考释并双钩的《刘熊碑》册,皆是符合上述全部条件的善本。

吴昌硕、王国维等题跋《石鼓文》卷简述
童衍方 冯磊
自去年中央电视台的“国家宝藏”栏目开播以来,故宫所藏的《石鼓文》可谓家喻户晓,说是中华民族石刻文字之祖亦不为过分。《石鼓文》唐代初期出土于陕西省宝鸡市凤翔三畤原,共十件,因其刻在鼓形石上,故而称之为《石鼓文》。其内容为记述秦王游猎之事,每鼓均刻四言诗一首,故又称“猎碣”。因曾被弃于陈仓田野,也称“陈仓十碣”。有关《石鼓文》的刻制年代,诸家聚讼纷纭,近来多以唐兰的《石鼓年代考》所载“刻立在秦献公时期”为准。《石鼓文》是由大篆向小篆衍变而又尚未定型的过渡性字体。书法古茂雄秀、圆融浑劲。为历代书家学习篆书的重要范本。
《石鼓文》在唐代时被发现时原石已有损泐,随之也有了拓本,惜唐代拓本今已不传。之后则以天一阁所藏北宋拓本为最古,惜此本咸丰十年(1860)毁于兵燹。至明清时,《石鼓文》拓本渐多。国内现存最早的《石鼓文》拓本,为明代中后期拓本,主要特征是第二鼓(汧殹鼓)第五行“黄帛”二字未损,称为“黄帛本”。这时期拓本的时间跨度大致在明中期至明后期,期间也有一些损泐变化。最早的跟最晚的加在一起,目前国内已知者仅五件,上博两件,故宫两件,上图一件。之后便是“氐鲜本”,这时期拓本的时间跨度大概在明末之清乾隆初年。最主要的特征是第二鼓(汧殹鼓)上“氐鲜”等五字未损(见对比图1)。据笔者近来考证(详见2018年第3期《书法》杂志中“明清间《石鼓文》拓本校勘记”一文)“氐鲜本”亦有早晚之别,区别在第四鼓(銮车鼓)第四、五行倒数第二字之间是否泐连。第六行“阴”字“阝”部竖笔末端是否已连石花。未泐连者可称为“氐鲜早本”(见对比图2)
陈叔通旧藏《石鼓文》即“氐鲜早本”,也可称为“明末清初拓本”。此时期拓本存世极少,据笔者目前已知者尚不到十件,且多存公藏单位。吴昌硕定为“雍乾拓本”,实在是有些委屈了这件善拓。
是卷除拓本本身拓制较早,椎拓精良,存世稀少之外,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吴昌硕的引首及王国维的跋尾。吴昌硕为近代金石书画宗师,其书法尤得力于《石鼓文》,一生临《石鼓文》无数。他自己藏了一册“黄帛本”(明拓,今藏上海图书馆),惜其中没有吴氏本人题跋。而吴氏题跋的全本《石鼓文》(十鼓齐全者),至今则仅见是卷,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吴氏所题“凤翥鸾翔”,浑厚华滋、神气十足。四字摘自韩愈《石鼓歌》中,原句为“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估计是吴氏考虑到平声收尾更佳,才将原句中并列二词做了颠倒处理。款文中誉此卷“古香可掬”,“为稀世之珍”,更可见此卷之难得。
王国维乃近代最著名的学者之一,一生致力于学术,考释金石多发前人所未见,尤为后世所重。是卷跋尾作于1922年,先考版本,认为与罗振玉所藏明季朱之赤旧藏本同,当为明拓本。复考字体,以《石鼓文》与《虢季子白盘》、《秦公簋》同出雍地,文字体势略同,认为《石鼓文》亦虢公所作。再考其中文字。通篇七百余字,可视为观堂先生考《石鼓文》的小论文一篇,其学术价值极高。
此外,马叙伦的小楷释文,标注诸家考释的十鼓次序及卷尾一跋,亦可称《石鼓文》考证中的学术之作。
蓝布函套有周大烈题签,卷外有黄君寔题签。卷后有谭泽闿、曾煕跋,另有王福庵观款。陈叔通之后,此卷为张文魁所藏,至1996年自张氏后人处散出。2018年1月曾展于宁波天一阁举办的“石鼓墨影——明清以来《石鼓文》善拓及名家临作展”,并全本收录于《石鼓墨影》一书之中,此书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
《石鼓文》存世拓本虽不算太少,但多是清末所拓,早期拓本可谓是凤毛麟角,平时难得一见,民间更是一纸善拓难求。早期拓本之可贵,在某种程度上更胜于原石本身。因为拓本上有的字,现在的石头上已经没有了。而民国时顶级艺术家与顶级学者的合作,怕也很难再找到几件了……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