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19/20世纪初 铜鎏金九世班禅曲吉尼玛像

估价:RMB  3,000,000-5,000,000

成交价:¥7,417,500

拍卖会:华艺国际2018秋季拍卖会
专场:静观——历代造像及宗教艺术品
预展时间:2018/11/14-15
预展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 L2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630号)
拍卖时间:2018/11/16-17
拍卖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 L2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630号)
作品分类:佛造像
图录号:1009
作者:--
尺寸:高32.5cm
质地:
年代: 19/20世纪初
作品说明
来源:亚洲重要藏家旧藏

参阅:
1.首都博物馆藏四世班禅铜像
2.《鸣鹤清赏—瑞宝阁藏金铜佛像》,文物出版社,2012年,第180-181页,图版76,阿旺罗桑嘉措像。

雪域依怙
——铜鎏金九世班禅造像赏析
上师是藏民族心中的精神导师,其地位和修为被视为与佛、菩萨无别,具有极为重要的宗教地位。藏传佛教的上师造像,身份、年份的确认都是极大的难点,因为刻有铭文记录造像具体信息的传世品可谓凤毛麟角。而这一尊九世班禅坐像,带有明确的藏文题记,使像主身份清晰明了,也为藏地历史文化研究提供了珍贵的素材。
九世班禅曲吉尼玛(1883-1937)是一位著名的藏传佛教领袖与爱国人士,同时也是国内有广泛影响的国民政府要员。其在位时期正是中国内忧外患的多事之秋,他早年参与组织抗英斗争,晚年积极从事抗日救国。九世班禅具备政治远见,胸怀国家大局,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坚持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的主权管辖,是西藏近代史上一位杰出的爱国领袖。自1923年11月15日离开西藏至1937年12月1日圆寂,九世班禅长期在内地生活,进行佛事活动和宣化工作,足迹几乎踏遍全国,为汉藏宗教文化的交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这尊造像面容十分写实生动,颧骨高隆,下颏尖凸,双颊瘦削,神情坚毅、慈和而睿智,与班禅的照片对比,颇为真实传神,反映了匠师高超的艺术水准,以及塑像的虔诚之心。九世班禅端坐于三层卡垫之上,内着僧坎和僧裙,外披袒右式袈裟和僧氅。衣纹质地厚重,线条自然流畅,满饰缠枝莲、祥云和龙凤纹,精美绝伦,衬托出班禅尊贵的地位。班禅的双手刻画同样高度写实,左手托法轮,右手作说法印,并持一茎莲枝,莲花盛开于肩旁。三层卡垫造型规整,四边无棱角,正面满饰缠枝花卉,制作一丝不苟。卡垫背面整齐錾刻三行藏文铭文,汉译为“向大遍观一切九世班禅曲吉尼玛顶礼!雪域众生之依怙,历辈班禅无量光,曲吉尼玛莲脚下,以身语意恭敬致礼!”为此像的身份提供了可靠的信息。造像带原封底,中央刻十字金刚杵图案。
写实主义风格是这尊九世班禅像最为引人注目的特点之一:高隆的颧骨、瘦削的双颊、挺直的鼻梁、尖凸的下颌等造型特征,极力表现出了一种个性化的肖像画特征。这种对人物肖像特征的独到把握和刻画,一方面源于艺术家对表现对象的熟悉程度,另一方面源于此时期艺术风尚的影响。
扎什伦布寺是历代班禅的驻锡地,而西藏佛像艺术的写实之风便开始于扎什伦布寺。这股风潮很快影响到前藏及广大的藏区,被称为“新门塘派”。其创始人名叫曲英嘉措,后藏人,生卒年不详,与四世班禅大师生活于同一时代。他早年是扎什伦布寺僧人,曾在扎什伦布寺创作了大量壁画、唐卡和雕塑作品。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画家,同时也是一位雕塑家和裁缝。关于他绘画方面的成就,西方著名学者大卫·杰克逊曾评价曲英嘉措“是一位大师级的肖像画家”。而他的雕塑才能和风格,我们从他的同道,四世和五世班禅大师的司膳官(专门负责喇嘛膳食的人)罗桑丹增的作品中可以得见。北京首都博物馆珍藏有一尊四世班禅大师洛桑却吉坚赞(1567-1662)的铜像,其写实风格极为引人注目。造像台座上留有明确的藏文铭文“像系两世(班禅)大师之司膳官罗桑丹增虔心敬造”。从曲英嘉措和罗桑丹增等人开创的写实风格来看,这尊九世班禅像无疑延续和发展了这一风格。
艺术家对九世班禅形象的刻画,并非出自佛教典籍的规定,而是出于作者的观察,并加以艺术化的提炼和升华,其间融入了艺术家独特的理解和情感,因此给人以强大的艺术感染力。作品不仅精确地描绘了九世班禅的形象特征,并且充分反映出人物内心的一种类似于成佛时的微妙的精神状态。从某种程度上说,尽管这尊造像是宗教艺术品,但它所反映的艺术和审美价值远远超出了宗教范畴。
九世班禅的僧袍錾刻纹饰极为繁复华丽,类似的工艺可以参见《鸣鹤清赏—瑞宝阁藏金铜佛像》中出版的一尊五世达赖像,造像的衣袍同样满饰缠枝花卉与龙纹,精细繁复,可作参考。
这尊九世班禅像造型完美,艺术手法自然写实,生动传神,鎏金饱满亮泽,面部泥金保存较好,整体雕刻工艺极为精湛,体量硕大难得。从其艺术性来看,可称为西藏祖师类造像的巅峰之作,并且题材尊贵,兼具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是一件难得的艺术珍品。

九世班禅曲吉尼玛(1883-1937)生平大事
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法名曲吉尼玛,于1883年2月19日出生于西藏塔布地区的噶夏村,乳名仑珠嘉措。1892年2月1日,经光绪皇帝批准,由新任驻藏大臣升泰主持在扎什伦布寺举行坐床典礼,继任为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
参与领导抗英战争
1888年西藏人民第一次抗英战争失败后,英国于1903年7月7日派兵侵占西藏南部岗巴宗,开启了西藏近代史上的第二次抗英战争,最终以“拉萨条约”的签订而结束。在这次抗英战争中,九世班禅与十三世达赖喇嘛同心协力,发动全藏僧俗人民英勇抗击侵略军。
婉拒暂摄达赖喇嘛职权的钦命
十三世达赖喇嘛离藏后本拟进京陛见皇太后和光绪皇帝,但在途中得知皇帝降旨革除他的名号的消息后,投诉无门,出走外蒙古。1904年8月26日,清朝政府发布上谕“……将达赖喇嘛名号暂行革去,并着班禅额尔德尼暂摄……”。九世班禅以身居抗英前线,无法离开,坚持不去拉萨就任。
拒绝英国的引诱
英国乘十三世达赖喇嘛远走内地,企图对九世班禅进行拉笼收买,以攫取更大利益。九世班禅被迫于1905年11月25日到达印度,1906年1月11日自加尔各答动身返藏,2月9日返抵扎什伦布寺,先后在印度逗留五十来天。在印度期间,虽然处境艰难,但与英国人周旋,坚持爱国立场,使英国人的阴谋未能得逞。
与达赖喇嘛失和,逃往内地
十三世达赖喇嘛,本是1904年西藏抗英战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晚清政府执行了错误政策,致使十三世达赖喇嘛于1910年逃亡印度大吉岭,这就给英国利用威胁利诱手段迫使达赖喇嘛屈服提供了有利条件。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之后,英国于1912年护送十三世达赖喇嘛从大吉岭返回拉萨。他先后下令驱逐清朝驻藏官员和川军,迫害亲朝廷的贵族官员,阻止国民政府官员驻藏,接受英国援助扩编藏军,训练军官,并发动了对邻省的战争等。与此同时,十三世达赖喇嘛想利用师徒关系拉拢九世班禅,遭到拒绝,导致与班禅失和。直到1929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向国民政府派遣入藏联络的刘曼卿表示:“吾所希求者,即中国真正和平统一”“英人对我确有诱惑之念,但吾知主权不可失”。1931年,西藏地方政府在南京设立了西藏驻京办事处,恢复了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
按照清朝中央明文规定,班禅额尔德尼和达赖喇嘛在宗教上、政治上都是平等的,由清朝皇帝直接领导,班禅额尔德尼辖区也归驻藏大臣直接监督。这种历史传统一直沿袭不变。但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返回拉萨后,对九世班禅采取了政治上的挤压,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九世班禅于1923年11月15日带领部分僧俗上差出逃。1924年5月9日到达兰州时,受到各界群众数千人的隆重欢迎,大总统明令册封九世班禅“致忠阐化”名号。
九世班禅针对军阀混战,在安西发表通电,拥护五族共和及国家统一,呈请各军事首领停止纷争,共保和平,致力建设。1925年2月2日,在段祺瑞代表北洋政府各部院官员、雍和宫和黄寺等28寺僧众以及仪仗乐队及数万市民的隆重欢迎下,班禅进入北京,驻锡政府预设的中南海瀛台行辕。1925年7月,段祺瑞根据各省督办、师长和各部院负责官吏的共同建议,于8月1日册封九世班禅“宣诚济世”封号,并颁发金册金印。
从此,九世班禅在内地居住和活动了15年之久,足迹几乎遍及全国,先后于内蒙古、北京、山西、南京、上海、杭州、沈阳、陕西、甘肃、青海等地进行讲经、说法、摸顶、布施及启建时轮金刚法会等佛事活动和宣化工作,为反对外国侵略、维护祖国统一、促进民族团结奔走呼号,奋力不懈。
吁请国民政府解决西藏问题
1925年8月,段祺瑞执政府批准设立班禅驻北京办事处。以后又陆续成立班禅驻青海、四川、奉天(沈阳)、绥远(呼和浩特)以至印度办事处。1928年3月,南京国民政府成立。班禅派代表前往南京祝贺,从此与国民政府正式建立了联系。1929年2月20日,国民政府正式批准在南京成立班禅驻南京办事处。当时办事处还发表了班禅的宣言,强调“征诸历史与地理之关系,西藏欲舍中国而谋自主,实不可能。反之,中国失去西藏,亦犹车之失辅,故中藏关系,合则两益,分则俱伤”。
1931年6月24日,国民政府授予九世班禅“护国宣化广慧大师”名号;7月1日,于国民政府大礼堂举行册授典礼,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向班禅颁授了册封玉册、玉印。
1932年4月14日,国民政府颁布命令,委任九世班禅为西陲宣化使。1934年,国民政府又委任九世班禅为国民政府委员,这是当时西藏地方民族宗教领袖人物在祖国中央政权中担任要职的第一人。

呼吁团结抗日
1931年,日本大规模侵略我国东北,在此期间,九世班禅正在黑龙江呼伦贝尔盟等地讲经传法,站在反对日寇侵略的前线。由于九世班禅在蒙古地区宣化卓有成效,国民政府于1933年10月18日通令嘉奖。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九世班禅在玉树举行法会,祈祷抗战胜利和追荐烈士的亡魂,并用藏、汉文发表《告西陲民众书》,号召蒙藏僧俗人民积极参加抗日战争,共赴国难。
1933年12月17日,十三世达赖喇嘛在拉萨圆寂,九世班禅不计前嫌,甚感悲伤,先拨供养金10万元,并电请国民政府从优追谥达赖喇嘛,隆重致祭。此后,西藏及其他藏区僧俗民众纷纷要求九世班禅回藏主持藏务。但由于拉萨当局百般阻挠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