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山居图 立轴 设色纸本

估价:RMB  18,000,000-28,000,000

成交价:¥31,050,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2018秋季拍卖会
专场:谈笑鸿儒——名人上款书画
预展时间:2018/11/14-15
预展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 L2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630号)
拍卖时间:2018/11/16-17
拍卖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 L2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630号)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28
作者: 黄宾虹(1865~1955)
尺寸:137×75cm
质地:
年代: 暂无
作品说明
说?明:上款人“敬宇”即同仁堂家族十二世传人之乐达聪(1872-1954),字铎,号镜宇,1907年在山东济南创“宏济堂药店”,现名“山东宏济堂制药集团有限公司”。该画为原装原裱,为姚仲康1964年得于京华荣宝斋,画右下角“我家欢喜”收藏章即姚仲康收藏章。

展?览:
1.中国江苏徐州,1998年5月,徐州李可染旧居“中国近代名家作品展”目录14号。
2.中国江苏徐州,2009年11月21日,第三届李可染艺术节徐州美术馆“李可染和他的老师们作品展”。
3.“首届中国长春东北亚文化艺术周——第二届东北亚国际书画摄影展”,吉林长春东北亚艺术中心,2010年9月1日。
4.“第二届北京中国文物艺术品国际博览会”,北京市文物局,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北京电视台联合主办,2010年10月,北京国际会展中心。

江山本如画,内美静中参
——黄宾虹晚年杰构《山居图》
黄宾虹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上大器晚成的一代巨匠。其艺术征程最为漫长,他在六十岁前驰纵百家,溯追唐宋。其后饱游饫看,九上黄山、五上九华、四上泰山,登五岭、雁荡,畅游巴蜀,足迹踏遍半天下。七十四岁后定居北平,潜心钻研“水墨丹青合体”实验。至八十岁,始见内蕴外发,自立面目,终成山水大成气象。
宾翁自叙习画历程:“必须如蚕之为蛹,三眠三起,吐丝成茧,缚束其身,最后必须钻穿脱去,栩栩而飞,要不经过这样的艺术生活,由渐变到突变,反复蜕化,就不可能体会这样的艺术真谛。”傅雷说他:“览宇宙之宝藏,穷天地之常理,窥自然之和谐,悟万物之生机。饱览饫看,冥思遐想,穷年累月,胸中自具神奇,造化自为我有……”可谓“历久有神”,正如黄宾虹自言:“江山本如画,内美静中参。”
一九四八年,八十五岁的黄宾虹南返杭州度过了生命的最后七年,这是宾翁创作最为开放心魄的时期,亦是其艺术生涯的巅峰。老而弥坚,随心所欲,其古典笔墨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独具时代特性的盎然生机。这一时期的作品多有神来之笔,如一九五二年致挹翠阁主人之《山川卧游图》长卷、一九五五年致陈叔通之《黄山汤口》……无不为宾翁平生精绝之作。
本幅《山居图》创作于一九五〇年,系张少操为贺同仁堂家族十二世传人乐达聪七十六寿诞请黄宾虹精心绘制的又一煌煌巨制。晚年,宾翁的艺术已炉火纯青,但作画却甚为严谨,这从一九四七年他致黄树滋函可见一斑:“张大千来此售画,每张定价法币二十万,齐白石每尺四万元,皆甚忙碌。敝人只择人而与,非经至介绍不动笔,各纸铺索者皆谢绝之,意留传精作,不与人争名利耳。”如此精益求精,难怪宾翁晚年佳作迭出,在美术史上占据重要意义,同时也彰显此作的难能可贵。
《山居图》近取其质,远取其势,不落寻常蹊径,笔墨秀润而结构精严,重峦幽谷、密林陡壑、隐舍悬瀑、岫云山径,层次丰富,气脉贯通,意趣生动,繁密处不能容针、疏空处几可跑马,对于画面结构的调控和尺度的拿捏可谓妙到颠毫。而笔墨攒簇、层层深厚,入眼皆是水墨淋漓,云烟幻灭,好一派清妍秀润的自然胜景。
黄宾虹学养深厚,对金石、书艺、印学、诗文和纂编出版,无不深有造诣,于画论画史一道,更是卓有成就,为一代学之大者。他第一个明确指出“中国画艺术之最高境界,就是要有笔墨”。曾说“画重苍润。苍是笔力,润是墨彩,笔墨功深,气韵生动。”总结出平、留、圆、重、变“五笔”及浓、淡、破、泼、渍、焦、宿“七墨”法,形成了黑、密、厚、重的画风。如此画以笔为骨,诸墨荟萃,满幅“参差离合,大小斜正,肥瘦短长,不齐之齐”的点和线,用笔藏头护尾,无起止之迹,一勾一勒,如屋漏痕;积墨、破墨、渍墨、铺水诸法交互,呈现出“润含春雨,干裂秋风”的艺术效果。“千树万树,无一笔是树,千山万山,无一笔是山;千笔万笔,无一笔是笔。有处恰是无,无处恰是有”,形散而神足,其真力弥满,气象雄厚可见一斑。色彩方面,画面整体泛出青铜色氤氲纵横之气,并以赭石鲜亮设色,一种老辣凝练之气盎然溢于纸上。黄宾虹认为“黑与白,为画之真色,丹青彩绘,皆借日之光”,丹青性灵、浑厚华滋,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均在这气象万千的画面之中。
沈括在《梦溪笔谈?书画》中说董源、巨然的山水“皆宜远观,其用笔甚草草,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灿然,幽情远思,如睹异境。”此《山居图》亦有异曲同工之妙,笔墨交相辉映,不求气韵而气韵自生,不求法备而万法具备,实为黄宾虹晚年艺术最成熟期的山水佳作。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