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华艺国际15春拍】静观——历代造像及铜炉专场 精品预览(二)

2015/05/21 16:31  来源:华艺国际   阅读数:504
本次春拍《静观》专场汇集了107尊历代金铜佛像及法器,题材包括佛、菩萨、天王及密教本尊等,来自尼泊尔、西藏、汉地、蒙古等地区。这些佛像一般由佛寺的兴建而铸造,或专为王室宫廷所供养。本专场在2014年秋拍成功的基础上,拍品数量有所增加,将为藏友推介更多品质上乘的佛造像,如来自尼泊尔马拉王朝早期的“铜鎏金阿閦佛”;出自清代乾隆时期六品佛楼的“铜金刚行波罗密母”;或是喀尔喀蒙古扎派风格的精美造像,以及工艺繁复、题材少见的密教双身像等等。希望我们的努力与广大藏友的支持能共同带动市场扎实稳健的发展。
以下继续为您介绍本专场的重点拍品:
 
 
 
14世纪 铜鎏金金刚持
H:21.5cm
RMB:350,000-450,000
金刚持常被称为“金刚萨埵”、“大持金刚”,其性坚固如金刚,为一切众生菩心本体,亦可称为“金刚心菩萨”。金刚持与显教中的普贤菩萨同体异名,在密教中备受推崇,其百字明咒也受到广泛的持诵。造像头戴大花冠,高髮髻,耳边扇形缯带横出。冠叶正中的宝相花左右各出一茎向上呈弯月形,这种样式为14-16 世纪西藏造像的典型冠式。额部宽广,五官端正,眉眼细长。造像上身袒露,佩饰耳珰、珠宝项链、手镯、臂钏和脚镯。下身着裙,轻薄贴身。左手持金刚铃,右手持金刚杵,跏趺端坐。金刚持身形挺拔,四肢圆润饱满,身后圆形帔帛形似背光,尾端飘垂于腿侧。梯形仰覆莲座造型宽大,上下沿各饰连珠纹一周。莲瓣对称分布。造像整体造型舒展流畅,装饰与鎏金华丽,明显受到尼泊尔造像艺术风格的影响,技法娴熟,为难得的上乘之作。
 
 
 
14世纪 铜鎏金阿閦佛
H:24cm
RMB:450,000-650,000
出版:《般若光华——强巴藏佛之西藏及周边地区造像集萃》,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 年,133 页。此尊阿閦佛为红铜单体浇铸,是典型的14 世纪尼泊尔马拉王朝时期风格造像。阿閦佛(又称不动佛,梵文Aksokhya)肉髻高耸,宝珠顶严,眉间白毫现螺旋上升形,此时期所见很少。脸型饱满,弯眉秀目内刻眼瞳,鼻梁挺拔,嘴小含有微笑。特别是耳朵上方点缀小花装饰,富有情趣。阿閦佛全跏趺坐于双层莲花宝座之上,左手在脐间结禅定印,右手结降魔触地印,座前横置金刚杵,为阿閦佛标志。躯体饱满健壮,身着贴体僧衣,胸前的衣边有双层装饰,刻画方式为萨尔那特式,僧袍的衣角搭在左肩之上,刻画精致。束腰仰覆式莲座,上层莲瓣圆润饱满,底层莲瓣扁平规整,时代特征明显。座前錾刻铭文,译为:“堪钦根瓊之圣物”。作品以红铜铸造,胎体厚重,通体鎏金璨然呈橙色。佛像的肌肤感刻画细腻到位,尤其是手的姿势,身体的坐姿极富动感。此像充分展现了尼泊尔马拉王朝时期造像的精髓。
 
 
 
17/18 世纪 铜鎏金双身马头明王(错银)
H:26cm
RMB:450,000-600,000
马头明王,藏语称“丹真”,其重要标识是小马头正仰天长啸,为胎藏界观音院之一尊,密宗认为他是六观音之一。此尊被密宗视为观世音化现的忿怒相,故又称马头观音,也是藏传佛教无上密乘的十一位忿怒明王之一。修持此本尊法,可获无痛苦之大乐空性成就果位,消除无明业障、瘟疫、病苦,并免除一切恶咒邪法。此像三面六臂,头戴五颅冠,赤发中有一个马头,据说是观音为啖食一切众生无明业障、摧破诸恐怖而化现之形。主臂二手,左手托嘎巴拉,右手结期克印,拥抱明妃多罗菩萨,其余四臂原持不同法器,呈现左展立的战斗姿态。明妃右手托嘎巴拉,左手持钺刀,现单悬姿。整像以合金黄铜铸造而成,铜质精炼,胎壁厚重,肢体的塑造极具张力,凸显出本尊的赫赫神威。
 
 
 
15世纪 铜鎏金绿度母(错银)
H:13cm
RMB:80,000-120,000
绿度母,梵名Syamatara,全称圣救度佛母,是观音化身的二十一度母之一,供奉其能解脱八种苦难,即狮难、象难、火难、牢狱难、贼难、非人难等,故绿度母又称为「救八难度母」。度母戴冠,束高髮髻,佩饰大耳珰,耳际有上扬的缯带。目光下敛,面带微笑,相容慈祥。度母丰胸细腰,曼妙多姿。左手当胸施说法印,右手置膝上施与愿印,双手各牵一莲茎,莲花开于双肩。左腿曲盘,以右舒坐姿踏在莲台上,为绿度母的标准形象。双层莲瓣精致舒展,上下缘饰一周连珠纹。度母通身所佩璎珞钏环均镶嵌绿松石,下身着长裙,以数道连珠表现群褶,部分衣褶以及璎珞、腰带均以错银连珠表现。度母通体鎏金,装饰工艺细致精妙,无疑是一件难得的精品。
 
 
 
15世纪 铜鎏金宝冠释迦牟尼
H:20.5cm
RMB:450,000-600,000
根据佛教的三身说理论,佛有法身、报身和应身三种变化身,佛教怛特罗思想出现以后,该理论进一步与本初佛的思想联系起来,构成一个完整的大神系结构,即世界的本源是本初佛,由他而生五方佛,五方佛转生五方菩萨,五方菩萨是世界的实际创造者,由他们而生世间佛,包括释迦牟尼在内。宝冠佛这种形式的造像正是释迦牟尼佛与法身佛五方佛、报身佛五方菩萨一脉相承关系的体现。由于宝冠佛是一种佛装与菩萨装的混合形式,为法相上的特例,所以作品也相对少见。此尊为标准的释迦牟尼成道像,左手结禅定印,右手施触地印,跏趺端坐。造像红铜鎏金,金水饱满亮泽,宝冠嵌松石,彰显肃穆与华贵,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造像精品。
 
 
 
15世纪 铜鎏金独雄大威德金刚
H:23.5cm
RMB:150,000-200,000
大威德金刚是格鲁派密宗所修本尊之一,因其能降服恶魔,故称大威,又有护善之功,故又称大德。梵名“阎曼德迦”,也叫怖畏金刚、牛头明王。凶悍的大威德金刚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之一,独雄大威德金刚,修法殊胜,事业广大,誉为:“事业之王,愤怒之尊”。大威德金刚本尊法十一世纪已在西藏传播,各派均修其法,依其修行即可达到即身成佛。此尊左展姿站立,九面三十四臂十六足,最高一头文殊本像代表慈善与和平,而象征阎王的水牛头则突现威猛无敌之力。头顶红髮竖立,象征忿怒以摄邪魔。主二臂手握钺刀和嘎巴拉碗,其余手臂原应持铃、杵、刀、剑、弓、箭、瓶、索、钩、戟、伞、盖、骷髅等兵器和法器,各有寓意。十六足象征十六空。裸体代表脱离尘垢,头戴五髅冠,身披象皮,颈挂长蛇,所饰项圈,璎珞制作精细,流畅自如。本尊大威德金刚造像为独身像,不同于常见的双身造像,极为罕见。造型比例结构精准,骷髅冠、璎珞、臂钏及手足等刻划细腻写实,做工精美,时代特征鲜明,是汉藏风格造像的代表作品。
 
 
 
 
16世纪 铜鎏金尊者
H:17.5cm
RMB:120,000-160,000
参阅:纽约佳士得 印度东南亚艺术 2008.9.16 LOT 533此像为护持佛教的十六尊者之一,呈比丘相。尊者额头宽广,眉弓隆起,高鼻薄唇,面容塑造写实而富有个性,在泥金与彩绘工艺的衬托之下,宛如真人般具有生命力。造像右舒坐,双手交叠置于右膝,身着交领式僧衣,衣纹同样写实,僧衣满饰錾刻的花纹,足见西藏匠人造像技艺之精湛,与厚亮的金水相得益彰,显得雍容华贵。莲座背部錾刻三行藏文铭记,具有较高历史价值,十分难得。
 
 
 
15世纪 铜鎏金上师
H:14.5cm
RMB:150,000-220,000
在藏传佛教神系中,被称为“善知识”的上师为第四宝,因综合了佛、法、僧三宝而居于首位,信众对于上师的崇拜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尤其在佛教密宗的修行中,上师作为佛徒与尊神之间的桥梁,只有依靠上师的灌顶和口传身授,普通佛徒的修行才有可能成功,因此所有的教派都要求弟子对上师要如同对佛一样,需身、语、意三皈依。藏传佛教的供养像顺序通常是上师、佛、菩萨、佛母、罗汉、护法,这就是藏传佛教重上师高于一切的体现。上师广受尊崇,然而只有在密宗盛行的西藏才会专门铸造上师的肖像。

此上师全跏趺端坐于台座上,面庞方正,短发,着袒右式福田袈裟,外披僧氅,铸工精良。右手抚膝施触地印,左手结禅定印。莲座为双层仰覆式束腰设计,莲瓣圆润舒展,排列一圈整齐有序。整体铜质坚实,金色饱满悦目,制作工艺精细,说明像主具有尊贵的身份和显赫地位。
 
 
 
15世纪 铜鎏金上师
H:14.5cm
RMB:280,000-380,000
在藏传佛教庞杂的神系中,以上师的供养为首位。佛教讲究佛、法、僧“三皈依”,而藏传佛教则是“四皈依”,即上师、佛、法、僧。上师被认为是佛、菩萨的化身,是藏传佛教的重要皈依对象。此尊上师像肃穆大气。上师面相端正圆润,眼睑微垂,略带笑容,神情平和内省,顶束发髻整齐而庄重,手法写实。着衣有三层,内着交领式僧衣,下着僧裙,胸前刻画高裙腰,外披袒右式袈裟,衣褶线条清晰爽利,表现出衣服厚重的质感,明显可见汉地写实手法的影响。上师跏趺端坐于莲花座上,左手结禅定印,右手施触地印。莲瓣为双层覆莲,宽大平整,瓣尖饰卷云纹,座下沿有连珠纹,莲瓣与连珠均饰半周,时代特征鲜明。
藏传佛教众多造像中尤以上师像为独特,其既是现实中的人物,又是弟子膜拜的对象。此像风格写实,制作工艺考究,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15世纪 铜鎏金阿閦佛
H:15cm
RMB:100,000-150,000
阿閦佛,又名不动佛,是五方如来之中的东方佛,因阿閦佛成佛时,立下了不对任何一个众生起嗔恚心的愿望,故即便为人所怨恨,也不退转,不为嗔恚而动,是为“不动”。此尊阿閦佛造型端庄,螺髮排列紧密,肉髻高耸,弯眉与鼻胫相连,眼睑微合,双目垂俯。着袒右式袈裟,以不重衣纹刻画而使肢体凸显的萨尔那特样式表现。全跏趺坐,左手置于脐前结禅定印,右手施触地印,宝座莲瓣舒展精美,座上置金刚杵。造像鎏金,表面略有自然的磨蚀痕迹,工艺精致,细部处理一丝不苟。
 
 
13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
H:12cm
RMB:50,000-70,000
此尊释迦牟尼佛像表现了尼泊尔早期迦舍末罗王朝时期(约1200-1482 年)流行的造像样式。螺髮肉髻规整,宝珠顶严,面容隽秀,双目微合,神情静谧庄严。造像胸臂浑圆结实,身着袒右式袈裟,采用萨尔那特造像手法,仅刻画衣边,凸显身体造型曲线。左手结禅定印,右手施触地印,金刚跏趺坐。台座前缘铸刻金刚杵,莲瓣修长饱满,上下饰连珠纹。整像造型权衡合度,比例精准,铜质为红铜,因鎏金磨蚀而露出的红铜亮洁莹润,增添了古朴美。
尼泊尔的纽瓦尔工匠自古就以红铜制作工艺著称,更以纯熟的鎏金技艺而闻名遐迩。此尊清晰反映了13 世纪尼泊尔末罗王朝时期的造像风格,时代与地域特征明显,值得珍藏。
 
 
14/15世纪 铜鎏金喜金刚
H:23cm
RMB:160,000-220,000
喜金刚又被称为欢喜金刚,密乘无上瑜伽部的本尊,属于部二品无上瑜伽法。被认为是阿閦佛的化现,尤其受到萨迦派和噶举派的尊崇。
此尊为八面十六臂,面各三目,束高髻,身饰璎珞和人首蔓。主臂二手持嘎巴拉碗拥明妃,余手向四周伸展,皆持颅碗。金刚右八手的颅碗中分别有大象、马、驴、公牛、骆驼、人、狮子、猫;左八手的颅碗中分别有地母、水神、火神、风神、太阳、月亮、阎王、财神。喜金刚右腿站立呈舞蹈姿,胯下一圈鲜人首蔓雕工精细,脚踩恶魔。明妃为金刚无我瑜伽母,一面三目,颈缠骷髅头,腰饰华丽的璎珞。明妃右手持钺刀,左手持颅碗,左腿与主尊并立,右腿缠绕其腰部,相拥而达到悲智合一的境界。椭圆的台座上盛开错落有致的覆瓣莲花,花型细长,上下饰连珠纹。造像分体浇铸,主体部分鎏金,比例精准,十六只手臂的铸造是其亮点,空间布局生动美观。足下的魔类受痛挣扎抬头,曲腿抬臂显出惊恐之态,亦塑造得十分精彩。
 
 
明 铜鎏金广目天王
H:26.5cm
RMB:500,000-800,000
来源:巴黎佳士得2010 年6 月10 日 LOT 376
广目天王,是印度梵语的意译,音译“毗楼博叉”,其中“广目”意为能以净天眼随时观察世界,护持人民。佛经中记载,广目天王居住于须弥山西面的白银.,受佛陀嘱咐,守护西牛贺洲人民及佛法。他是四大天王之一,四大天王是汉藏佛教共同信奉的,汉地寺庙一般供奉于天王殿内,藏传佛教寺庙中,多以绘画形式出现在主殿大门外墙壁上。
 
此尊头戴藏式花冠,耳垂环形耳珰,两侧宝缯飘扬。面庞方正,面部肌肉鼓胀,眉如卧蚕,目若水杏,给人以威武勇猛之势。身着甲胄,足蹬云头战靴,胸前有两个圆形的护心镜,作武士装束形象,显得威武彪悍。手中握一条赤龙(蛇),这是他身份的标志,象征他为群龙的领袖。此像红铜鎏金,单体浇铸,形象塑造生动大气,雕工精细,品相完美,体现了明代藏传佛教造像的鲜明特点。
 
 
 
13/14世纪 铜泥金阿閦佛(错红铜)
H:17.5cm
RMB:100,000-150,000
此尊造像全跏趺坐于莲花宝座之上,面相端正,面部泥金,左手置于脐前结禅定印,右手结触地印。躯体比例匀称,着袒右肩式袈裟,轻薄贴身,衣角搭于左肩,下身着长裙,衣缘镶嵌红铜,其上錾刻精美纹饰。束腰仰覆式莲花座,莲瓣舒展,尖端微挑。莲座上下缘均有连珠纹装饰,座上横置金刚杵。整体造像由上等合金铜铸造,胎壁轻薄,包浆莹润,镶嵌工艺精湛,时代特征明显,为不可多得的藏西地区造像。
 
 
15/16世纪 铜金刚总持(错银错红铜)
H:29cm
RMB:160,000-250,000
此尊为金刚总持的典型形象,胸前双手结金刚吽伽罗印,左手持金刚铃,右手持金刚杵,全跏趺坐。铃杵组合象征慈悲与智慧的结合,本质纯净,代表了密教的最高修行成就。造像头戴五叶花冠,束高髮髻,髮髻有螺旋纹,顶饰半杵。冠结处饰花朵,与花型耳珰相呼应,十分美观,缯带呈U 型上扬。眼睛嵌银、眼角嵌红铜的工艺手法源于喀什米尔,但在唇部、手脚指甲等处嵌入红铜,则是西藏在外来艺术模式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艺术风格。该像眼睛嵌银,眼角和嘴唇嵌红铜,工艺考究。身上装饰的钏环,以及胸前与腰部所饰璎珞也十分精细。帔帛于身侧飘扬,裙边錾刻花纹,艺术美感尽显。整尊造像合金铜质精良,工艺手法细腻,具有西藏西部地区的造像风格。
 
 
 
14世纪 铜释迦牟尼(错银错红铜)
H:20.5cm
RMB:280,000-350,000
造像头饰螺髮,肉髻高隆,宝珠顶严。神情肃穆庄重,额部宽平,长眉细目,眼睑低垂。眼睛嵌银,嘴唇嵌红铜。上身端正,肩臂圆滑,胸部挺拔,腰部收束。身着袒右式袈裟,左肩覆搭衣角,采用萨尔纳特式手法表现衣纹,衣缘错红铜。指节纹路刻画清晰,左手结禅定印,右手施触地印,跏趺端坐。梯形莲座束腰,上沿饰小连珠纹,下沿连珠颗粒圆浑。莲瓣饱满,端部上卷,对称分布,排列工整舒展。造像整体造型端庄,身材比例匀称,胎壁轻盈润泽,镶嵌工艺精湛,展现了拉达克造像艺术成熟期的鲜明特征。
 
 
 
15世纪 铜药师佛
H:22cm
RMB:80,000-120,000
药师佛全称为药师琉璃光佛,是东方净琉璃世界的教主,住净琉璃世界,其国土庄严如极乐国。药师信仰自古即盛行,其源头应来自中亚一带,其形象据《药师琉璃光王七佛本愿功德念诵仪轨供养法》载,左手持药器(又作无价珠),右手结三界印,着袈裟,跏趺坐于莲台上,台下有十二神将,此十二神将誓愿护持药师法门,并各率七千药叉眷属,在各地护佑持诵药师佛名号之众生。此尊药师佛螺髮高肉髻,面部圆润,相容平和,左手结禅定印,右手托药丸,衣纹流畅写实。束腰仰覆式莲座为15世纪西藏造像的典型样式,莲瓣饱满,瓣尖以卷草纹为饰,上下各有一周连珠。整像端庄大气,值得珍藏。
 
 
12/13世纪 铜莲花手观音(错银眼)
H:10.3cm
RMB:280,000-380,000
此像铜质光洁细腻,皮壳青郁。观音头戴小三叶冠,束发高盘,耳上扇形冠结横出。面容安详恬淡,宽额深目,具有南亚人的相貌特征,身体呈三折姿式,显得婀娜柔美。配饰项链、钏镯和圣带,两肩帔帛自然拂于体侧。观音上身斜披珞腋,下身着裙,以平行的双道阴线表现裙纹,衣薄贴体。左手当胸结三宝印,并捻持花茎,右手施与愿印。两朵青莲花紧贴手臂蜿蜒而上,绽放于肩头。观音双腿呈右舒坐,下承高莲台,仰覆莲瓣扁平舒展,错落有致,上下沿均有连珠纹装饰。右脚踩踏的莲叶由座下部蜿蜒而出,层次安排细腻考究。造像眼睛嵌银,铸刻工艺精湛,铜质莹润,其和谐的身型比例与优美动感的姿态,彰显着帕拉造像风格的艺术魅力。
 
 
11/12世纪 铜金刚萨埵
H:11.7cm
RMB:110,000-150,000
此尊为典型的帕拉风格造像。金刚萨埵全跏趺坐,双手分持金刚铃、杵,身姿灵巧。头戴帕拉样式小牙叶三花冠,扇形缯带、高耸的塔式发髻亦为帕拉造像风格,面相似南亚人。耳垂圆形耳珰,胸饰璎珞,臂饰臂钏以为庄严,衣裙轻薄贴体,錾刻小花为饰。身下莲瓣为单层覆式,线条刻画简约。造像铜质厚重,手感极佳,为帕拉风格造像中的上乘之作。
 
 
9/10世纪 铜鎏金金刚萨埵
H:9cm
RMB:200,000-300,000
此像高鼻厚唇,宽肩细腰,既表现了尼泊尔的审美情趣,又带有西藏地区的艺术风格。造像头戴五佛冠,髮髻高耸,两条髮辫垂于耳后,挂花形耳珰。半跏趺坐,手持金刚杵、金刚铃,身姿挺健。所饰璎珞、臂钏、腰带均以双层连珠表现,珠粒浑圆。袈裟斜披,薄如蝉翼。该像由黄铜合金浇铸,属于尼藏混合风格,反映了早期佛教造像艺术不同地区的文化交融,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值得珍藏。
 
 
12世纪 铜莲花手观音(错银)
H:11cm
RMB:180,000-250,000
莲花手观音是观音菩萨最常见的形象之一。此尊为半跏趺坐姿,左手向下扶膝,右手于胸前结说法印,并持一茎莲花,捻指轻柔富有美感。观音头戴三叶宝冠,冠叶细长紧贴高束的髮髻,髮丝刻画清晰,冠前饰连珠璎珞,束冠缯带呈U型。脸颊丰盈饱满,弯眉细目,直鼻小口,神情肃穆内省,饰圆形耳珰。观音上身不着衣,装饰项链、璎珞、臂钏和手链,右肩斜披珞腋。身姿修长,腰部纤细,下身着轻薄贴身的长裙,腿部线条凸显。裙部用嵌银手法装饰梅花纹,为帕拉造像的常见装饰。帕拉造像的镶错工艺最为精湛,平整光滑,深受后世匠人的推崇,由此可见。造像铜质精炼,造型权衡有度,通身饰品多处嵌银或镶嵌宝石,提升了整体艺术美感,华丽而精致。
 
莲花手观音在藏传佛教诸多观音形象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广受尊崇。此像主要受到印度帕拉时期造像风格的影响,工艺精湛,装饰考究,为同类题材造像中一件难得的精工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