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卖预展

1989年作 荷花通景屏风 屏风 设色金笺

估价: RMB  150,000-200,000

成交价:¥172,500

拍卖会:华艺国际(北京)2021春季拍卖会
专场:鸿篇巨制专场
预展时间:2021年5月31日-6月3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拍卖时间:2021年06月02日-05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77
作者: 孙云生(1918~2000)
尺寸:155×330cm
质地:
年代: 1989年作
作品说明
钤印:云生、家瑞、清心堂
题识:君子之风,其清穆如。七十八年岁己巳六月,孙云生家瑞写。
孙云生,又名家瑞,河北宁河人。家学渊源,九岁从叔父启蒙习画,修临王羲之,欧阳修,苏轼,欧阳询等名家书法,并从其母习诵近体诗。后师从王雪涛、秦仲文及胡佩衡等人,着手勾勒古人名迹,并遍临宋、元、明、清各大家。1936年,孙云生拜张大千之大风堂门下,其后追随大千先生长达四十七年,并跟随大千先生旅居巴西。

大风堂下生花笔
尽得大千荷花魂
在大风堂众多弟子中,1918年出生的孙云生不是入门最早、影响最大、成就最高者,但却是追随最久、最为亲密者。1936年,孙云生以三跪九叩之礼拜入张大千大风堂,其后追随张大千长达47年。1954年,张大千在巴西圣保罗市附近营造“八德园”,孙云生应老师召唤,辞去台湾水泥公司的工作,全家驰赴巴西,照料大千先生的起居并深造画艺,帮助大千先生整理旧稿。大千先生视孙云生为衣钵传人,地位不低于家人。为使孙云生艺术更臻至境,张大千还将一生积聚全部粉本逾千件悉数留赠,以纪念半生的师徒情缘。在给孙云生的信中,张大千说道:“这些粉本和勾本,对一般的人来说,可能一点用处没有,有些人还嫌它太浪费空间,一股脑儿地想将它丢弃呢。其实要真正研究我的学画进程,真正透彻大风堂的美术领域,只有从粉本中去了解最为完整。我一直视你为大风堂惟一完整传承的弟子,对于一些画作的价值,并不在画本身,而在创作本身,我所教给你的绘画观念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要说有形的对象的话,那些古字画、我本身的画作只能说是有价的,而这些我从开始学画至今的粉本,才是无价的。我把这些留给你,定能体会到它的意义。”
孙云生在绘画方面,兼有古画与今画的趣致,更散发出新生的气息,自然融合中西绘画理念,又同时保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特殊风情。孙云生所绘山水人物花卉,皆能承大风堂之法乳而有新意,颇多识者称许。其人物有唐、宋用笔的简逸,设色瑰丽。其工笔、写意、泼墨、泼彩均运用自如,书法更得大千之笔意。孙云生亲身参与了大千先生数个时期画风转变的过程,因此对大风堂风格的演变细节知之甚详,在墨荷以及泼墨泼彩大青绿荷花的创作上,更能心领神会。在八德园的三年中,孙云生最重要的功课便是与大千先生进行泼墨泼彩的各种实验,从选纸选墨,到用胶、用矾、用色、用笔,到最后的勾勒收拾,可以说这是张大千荷花创作孙云生的荷花作品与张大千一样,分为八大、石涛风格泼墨荷花以及大青绿泼墨泼彩荷花两类。在前一种风格上,二人的布阵原则是一致的,即利用深浅不同的墨色,以蘸足墨汁的提斗按左右、环转、顿挫的方式挥洒,间杂赭石打底;上过石绿,等其干了以后勾补轮廓,以渲染方式重叠三次,以消除生硬的笔触痕迹。之后用深绿或浓墨勾勒叶背,以使荷花产生翻转的立体感。最后再绘嫩白、粉红的荷花于荷叶掩映中,如此自然的特别耀眼夺目。而第二种风格的大青绿泼墨泼彩荷花则更难分别,因为二人的渲染手法和习惯上的泼墨泼彩手段几乎完全一样。在几十年中,张大千进行大青绿泼墨泼彩实验以及晚年许多大青绿泼墨泼彩打底工作,完全是师徒二人共同进行的。大千先生的艺术追求、审美观点也深深印在孙云生脑海中,如何惜墨、如何下笔、如何收拾的手段更是烂熟于心,就是从这个时候走向成熟期的。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