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卖预展

花鸟六屏 立轴 设色绢本

估价: RMB  600,000-800,000

成交价:¥920,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北京)2021春季拍卖会
专场:鸿篇巨制专场
预展时间:2021年5月31日-6月3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拍卖时间:2021年06月02日-05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61
作者: 吴笠仙(1869~1938)
尺寸:213×52cm×6?
质地:
年代: 暂无
作品说明
钤印:笠仙、立先、文柏云楼、树木、吴
说明:本作品为烟台文物公司旧藏。

吴笠仙,名树本,字笠仙,以字行,号餐英阁主人、秋圆老农、东篱野叟,江苏扬州人。人物、花鸟、山水皆精,工诗、篆刻。中年后专攻画菊,创立了工笔与写意相结合的画法,在画坛上独树一帜,奠定了扬州“吴氏菊派”的基础。

“粉墙斜搭,被伊勾引,不忘时霎。一夜幽香,恼人无寐,可堪开币。晓来起看芳丛,只怕里、危梢欲压。折向胆瓶,移归芸阁,休熏金鸭。”作为自然界中的植物,却投射了人类的情感与追求,所谓松、竹、梅“三友”,梅、兰、竹、菊“四君子”大抵皆是如此。横斜的疏影与浮动的暗香,无一不是高尚人品与清高格调的象征。
吴笠仙此《花鸟六屏》可谓:“一图之间,青黄紫翠,霭然气韵。” 所绘海棠红蕾闹春,玉兰素辉新妆,又有牡丹秋菊竞相争艳,兰草芭蕉,凌波生香,翠竹挺拔,以寓“ 玉堂富贵”、“灵竹仙寿”、”寿献兰孙” 。花树间山雀、锦鸡、绶带、鹌鹑等各色瑞鸟,以祝健康长寿,生活和睦美满。
此画形象生动,笔力沉着、墨色清雅;花鸟若香若湿若飞若鸣,极具神采;画面既有蕴蓄之致,又具跌荡之趣,闪烁着浓郁的笔墨情趣和生活气息,应是吴氏一生花鸟创作中不可多得的精品力作。

气势恢宏好气魄
——名家鸿篇巨制书画专场
鸿篇巨制,语出清梁启超《进化论革命者颉德之学说》:“此年余之中,名人著述,鸿篇巨制,贡献于学界者,固自不少。” 意指规模宏大,功夫深刻的著作。书画艺术本就充满创造和挑战,恢弘巨幅,非惊人造诣而不能。提起鸿篇巨幅,不妨从五代荆浩的《匡庐图》说起,这一幅尺寸颇大的立轴,可以称得上是一件屏风式的“大中堂”,亦是中国美术史上标准的巨碑式山水。作为开创北方山水画派的代表人物,荆浩擅画巨碑式山水画,在他之后,关仝、李成、范宽,以及南宋的马远、夏珪等艺术家,继承荆浩画风多表现大自然的雄伟气势,从而形成学界的一大绘画传统“巨碑式山水”。
早期山水画明确承载了一个为士族阶层寄情言志所服务的功能,巨幅的画屏、中堂,为居于其间的雅士高人,营造出可观、可玩、可居、可游的身临其境的理想空间。即便文人之风兴起,对大尺幅绘画的关注一度潜于画史目光聚焦之外,然巨幅画屏的身影,仍然不绝于文人生活的视线。最知名的案例如《消夏图》,一风雅之士赤裸半身躺于卧榻,右手持尘,左手拈书卷,身后置一重屏。屏中高古之士又卧于山水巨屏之间,环环相扣,虚实相间,借以明志。是借绘画以营造心境之鲜活案例。此外,宫廷庙堂之旨趣,往往在于高雅尊贵、国泰民安,这类作品区别于民间把玩之小品,从功能上便要求其尺幅往往更巨。
由古及近,大画的传统在新时代被赋予新内涵。自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以来,全国范围内大型土木工程的蓬勃兴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万千广厦“须要山水画和花鸟画以为装饰,需要花鸟的画件渐渐地多起来”。在此背景之下,近代艺术家探索辉煌巨制的创作热情持续高涨。特别是大型横幅画,其最初的创作动机是为了满足大型现代建筑厅堂的装饰需要。全新的社会风尚不仅要求此类创作表现出中华民族足精神,更要求表现阳刚之气、雄强之气、磅礴之气,表现浩荡的祖国之情、民族之情、时代之情。是故画面往往恣肆,景物舒张,色彩往往强烈,取雄伟、祥和之意境,气氛颇具时代性,彻底改变了文人画末流的轻薄柔弱与玩世不恭,而正好在精神层面上与峥嵘壮阔的时代精神相吻合。可以说,近代巨幅绘画既是诗书画印交融的传统中国画的一个总结,又是对旧时代传统中国画的一种超越,是一种超越古人的图式。
巨幅作品具有构图难度大,创作耗时长等特点,倾注艺术家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历来是艺术家创作生涯中的扛鼎之作。因尺幅巨大,故而巨幅作品对艺术家的艺术功底和技法有更高的要求。纵观艺术家的一生,一般亦是在其最具雄心和创作热情的时间段,才能兼具创作巨幅的能力与精力。
张大千门下何海霞先生,上世纪七十年代应邀为北京饭店、钓鱼台国宾馆等绘制巨幅金碧青绿山水画,到八十年代初,北京许多大型公共场所、政府机关,都出现了署名何海霞的巨幅画作,震动了画坛,可谓是何海霞艺术生命的灿烂绽放。周绍华评论说:“他1976年以后所作的巨幅山水画,鸿篇巨构、金碧辉煌、气势磅礴、意境幽远,充满欢乐和热情,表现出吞吐山川,拥抱时代的大手笔、大气魄。”何海霞以其锐劲之笔,浓焦之墨,青绿之彩,目击万里之景,营造出宛若天马行空、至纯至臻的山水胜境,腕底呈此幅泼洒胸臆“师我心”之丈二巨制,实可谓难得之壮丽杰构。
痴于绘画,能书;偶为辞章,颇抒己怀;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范曾先生出身于中国延绵450年不断十三代诗人的著名文化世家。他于文、史、哲诸领域博古通今、通邮中西,提倡“回归古典、回归自然”,身体力行“以诗为魂、以书为骨”的美学原则,对中国画的发展厥功至钜,开创了“新古典主义”艺术的先河。《苏子侣鹤图》足见范曾的笔墨与创意很独特,他笔下的古人均赋予精神脉动,作品有一股奔腾的气势。本幅《苏子侣鹤图》一是境界大,必不拘执于具体物象的描头画脚,斤斤细谨。二是更恣意,更奔放,更纵逸,多为神魂飞越,随意挥洒,任性而发,这样的作品必然是大气之作。
黄永玉对于中国艺术所作出的贡献当仁不让的使他成为中国最具风格艺术家的领军人物。他注重文学与绘画的结合,具有独特的幽默表达方式。鹤在黄永玉的绘画题材中反复出现,这一幅《春意闹》图将九只仙鹤在青草婆娑的溪水间觅食、饮水、嬉闹,似一群天真无邪的孩童,春意正闹。整幅画笔墨率意,色彩强烈,富有浓厚的装饰趣味和形式美感。
此次华艺国际特别遴选了一批现当代艺术大师的鸿篇巨制,除上诉几件精品,还有诸如吴笠仙《花鸟六屏》、董寿平《万世师表》、袁武《牛》等数件名家力作,皆为逾40平尺、兼具艺术美感又能突出功能性需求的巨制,以期为广大藏家和艺术爱好者带来震撼绝伦的艺术盛宴。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