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卖预展

1961年作 风荷 立轴 设色纸本

估价: RMB  12,000,000-18,000,000

成交价:¥19,550,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北京)2021春季拍卖会
专场:大美——近现代书画珍品之夜
预展时间:2021年5月31日-6月3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拍卖时间:2021年06月02日-05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919
作者: 张大千(1899~1983)
尺寸:191×101cm
质地:
年代: 1961年作
作品说明
出版:
1.《张大千近作展》,展品图版6,香港大会堂美术博物馆,1962年4月。
2.《张大千画展》,新加坡展品目录编号17,香港东方艺术公司,1963年3月。
3.《张大千画展》,吉隆坡展品目录编号17,香港东方艺术公司,1963年6月。
4.《张大千画展》,怡保展品目录编号17,香港东方艺术公司,1963年11月。
5.《张大千画展》,槟城展品目录编号17 ,香港东方艺术公司,1963年12月。
6.《张大千画展》,曼谷展品目录编号17 ,香港东方艺术公司,1964年9月。
7.《张大千画展》,合艾展品目录编号17 ,香港东方艺术公司,1965年2月。
8.《梅云堂藏张大千画》图版71,高美庆编,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1993年。
9.《香港梅云堂所藏张大千之绘画》图版70,日本涩谷区立松涛美术馆,1995年。
钤印:张爰私印、大千
藏印:岭梅珍藏
题识:百里平阳荡画桡,绿房翠珮暗招邀,羲之解作南门赏,余韵余风定未遥。辛丑秋孟蜀人张大千,爰。
高岭梅题签:大千居士风荷,高岭梅藏。 钤印:高
展览:
1. “张大千近作展”,香港,大会堂美术博物馆,1962年4月21日-5月9日。
2. “张大千画展”,新加坡,维多利亚纪念堂,1963年3月12日-17日。
3. “张大千画展”,马来亚,吉隆坡,语文局,1963年6月24日至-7月2日。
4. “张大千画展”,马来亚,怡保,古冈州公会,1963年11月9日-16日。
5. “张大千画展”,马来亚,槟城,槟城博物院,1963年12月20日-29日。
6. “张大千画展”,泰国,曼谷,介寿堂及京华银行,1964年9月12日-25日。
7. “张大千画展”,泰国,合艾,客属会馆,1965年2月2日-8日。
8. “梅云堂藏张大千画”,香港,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1993年4月17日-5月23日。
9. “香港·梅云堂所藏张大千之绘画”,日本,东京,涩谷区立松涛美术馆,1995年4月5日-5月21日。
10. “梅云堂藏张大千画”,新加坡,新加坡美术馆,1997年2月28日至4月27日。

说明:梅云堂旧藏;高岭梅题签。高岭梅(1913-1993),斋名“梅云堂”。上世纪30年代开始从事贸易、医药及新闻事业。擅长摄影,尤以艺术人像著称。其与张大千订交于上世纪30年代中期,曾为张大千拍摄画作而受其赏识,两人之间于画艺影艺各有所长,惺惺相惜,交往密切。张大千举办重要展览,印制画册书籍,不少皆由高岭梅为之张罗。“梅云堂”所藏张大千书画极为丰富,曾先后于2011年和2013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中释出,均引起轰动。

卷舒开合任天真
“梅云堂”是业界公认的迄今收藏张大千画作质量最高、种类最完整的私人珍藏,涵盖了大千先生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至六十年代晚期不同风格的代表性作品,既保存了张大千传统风格的精品力作,也记录了张大千艺术历程的转折之迹,可谓张大千画作收藏的标杆。
“梅云堂”此号取自高岭梅先生(1913-1993)、詹云白夫人(1916-1995)的名字,是其子女为纪念父母与张大千五十年情同手足所创立。高氏早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南京从事贸易、医药及新闻事业,尤擅摄影,并以艺术人像著称。高岭梅、张大千初识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曾为张大千拍摄画作,后因张大千在成都策划“张大千敦煌临摹壁画展”的特殊契机而相知深交。两人惺惺相惜,对彼此的艺术造诣大加赞赏。此后两人书信往来和画上题款中,高岭梅称张大千为八哥,而大千则称高氏四弟,足见两人的情谊。
高岭梅夫妇一直倾慕于大千画作,所藏不少精品都是当时以金条计值入藏,亦不乏有张大千为酬答知音的馈赠佳作。五六十年代,两人交往愈发密切,每当张大千到访香港,都由高岭梅夫妇接待,期间张大千曾多次居其寓所。此后,凡张大千举办重要展览、出版画册书籍,多由高岭梅全权负责,比如《张大千画》一书便是由高岭梅亲自于一九六一年编纂完成。
“梅云堂藏张大千画”展览曾先后于世界各地亮相,由梅云堂分别在1993年与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1995年与东京松涛美术馆。本幅《风荷》参与了上述的全部展览,足见于梅云堂而言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
此图作于一九六一年秋孟,逾17平尺巨幅,实属罕见。相较稍早期之荷花,《风荷》枝蔓劲健、芙蕖脱俗、莲叶相润,笔力胜于以往。大千画荷最早师法八大,得其笔墨神韵。后又赴敦煌摹古,得佛画莲花之情态。二相融合,笔下荷花玉丽中见拙厚,清新中见精神。五十年代后期,大千致力探索泼墨泼彩创举,所画荷花则俱见一种现代艺术的抽象特质,将文人花卉的笔墨意味拓展至另一至高境界。观此幅的整体风格、独特技巧和落款年代,无不显示出这是张大千迈进泼墨泼彩艺术盛期的力作。
《风荷》以竖幅形式,表现风过荷塘,荷花密叶摇曳起舞,意态舒扬之瞬息,清香散逸满盈。墨气清润,墨分五色,光影明暗感极为强烈,正是水殿风来暗香满,风吹荷叶十八变,如梦如诗,呈现出一片暗香月影、气氛浪漫的盛夏夜景。
作品布局构图独具匠心,生动新颖,大泼写挥就而成的荷叶如伞高张,铺天盖地,重墨荷干自下向上方延伸,呈顶天立地之势,引领整个画面的动势。用笔出枝则俱见一股弹性的力道,气势开展。白荷以细笔勾瓣点蕊,或展颜盛开,或含苞待放,瓣落自然,直若呼之欲出,衬以大泼墨巨叶,泼写结合,浑然天成。画家将荷花的挺拔矫健之姿描绘得淋漓尽致,整体用笔刚柔相济,豪放处,洒脱恣肆,有劈山斩浪之势;婉约处,圆润凝重,不胜清新秀美之致。一气呵成,无迹之迹,如此笔法正是张大千禅意蕴涵的玄机,亦是其“集大成”笔墨语言的精彩呈现。
高岭梅所藏大千画作,是逾半个世纪所积淀下来的一份收藏,这份收藏早已超越了画作的范畴,更是专属于二人的时代记忆。如果将梅云堂所藏画作按创作时间组合起来,就是张大千先生多年以来人际关系及社会活动的脉络,一定程度上可以用来进一步增补、研究张大千生平传记、人生重大事件。可以说,梅云堂藏每一张张大千画作背后都藏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本幅《风荷》尺幅宏大,曾为“梅云堂”多年珍藏,实为大千特别构思的经心之作。今次呈现,亦是全面认识张大千盛年画荷风格的绝好例证。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