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卖预展

1985年作 绿的回声 布面油画

估价: RMB  400,000-800,000

成交价:¥483,000

拍卖会:北京华艺国际2021秋季拍卖会
专场:理性的先声——八〇年代作品专场
预展时间:12月8-9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贸大酒店L3(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L3)
拍卖时间:12月10-11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贸大酒店L3(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L3)
作品分类:当代艺术
图录号:8513
作者: 朱金石(b.1954)
尺寸:100×75cm
质地:
年代: 1985年作
作品说明
签名:朱金石 1985.4.26 绿的回声(背签)
朱金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属于中国非学院体制的艺术家群体,这个群体的艺术家们在自称为“在野艺术”的圈子里相互结识并共同探索前卫艺术。朱金石与周迈由、宋培元、王鲁炎、马可鲁等朋友交往非常频繁,周迈由写生作品的先锋性对他影响甚重。星星画会是重要的转折,朱金石在两届展会展出的作品已经开始出现抽象的端倪,1979年他从马可鲁那里借来一本康定斯基的台湾版中文画册,这本小书开启他的抽象艺术的启蒙,之后他用两年时间阅读康德哲学,奠定了相关的理论基础。
1980年他在第二届星星美展展示的作品“等待窗口”已经凸显唐定斯基对他的影响,当时国内尝试抽象绘画的艺术家只有两三人而已。1982年朱金石在50公分的左右的厚纸板上完成数十幅纯粹的抽象绘画之后,逐渐地和张伟、秦玉芬、马可鲁、王鲁炎、谭平等形成了一个坚定的抽象小组。当时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品展、赵无极个展在北京相继露面,这使朱金石更加获得了直面抽象原作的机会。直至1986年8月他和秦玉芬移居德国之前,朱金石大量吸收西方现代绘画的方法后,开始去除画面上多余的图像语言,转而进入到一种源于书法的即兴表现形式。这一举动的意义是非凡的,这标致了朱金石开始了属于他个人的、对抽象的自主探索,而完成于1985年的《绿的回声》因其浓烈的象征性和代表性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也是朱金石艺术中极为重要的作品。
与其说它来自于抽象表现主义中对身体与画面关系的探讨,不如说这是对中国传统书法和大写意绘画的借鉴,因为画面中的笔触明显是支撑起画面本身的“筋骨”是对书法结构的重构,而且其中画面的笔触有着强烈的运笔动态。正如朱金石在与前伦敦当代艺术学院院长菲利普·多德的访谈上所说,“从1983年开始,我的抽象绘画更趋向于书法式绘画,这种倾向一直延伸到90年代初”,“试图通过对中国传统书法、大写意绘画的借鉴,形成与西方艺术的区别。”表现在《绿的回响》之中,则是带有书法性的速度感的左方黑色“竖”、“勾”与右边青绿、橄榄绿的“点”或“捺”般的烈性抒放和具有气势的转折,并通过颜色之间的纯度、厚薄对书法中的“松紧”进行诠释。但色彩之间的层次叠加表现,又确实与西方抽象表现主义有着明显的承接关系。
菲利普·多德曾写道,“罗斯科曾经说过,色彩‘不过是一种工具’。而这样的观点与朱金石并不相同。朱金石认为,对于他而言,色彩具有两种身份:作为材料本身以及某种‘视觉’。简而言之,色彩作为一种材料具有外延意义(Denotative Meaning);而色彩若作为视觉则具有内涵意义(Connotative Meaning)。每一种色彩的出现都代表着其特定的含义,其本质都是阐述与表达。”
如本作,朱金石不仅仅用笔触力度、速度进行表达,更是用色彩语言营造出如植物般强韧的生命力,以及对象征强权的篱笆的反抗。画面左边的黑色似乎就是对右边如植物般的绿色的阻拦,下面的白色似乎象征纯洁,表现出与“黑”明确对立的立场,也是“绿”成长的基本养分;绿色主要分为两种形态:橄榄绿似乎象征着绿色受到“黑色”阻拦的反向生长力,青绿色象征有着充沛而顽强的生长力,它力图突破黑色,朝着象征着希望之光的“黄色”方向成长。在这一过程之中,通过运笔动态判断出生命力受阻拦产生的后退,以及又以更坚决的态度、更坚韧的力度突破篱笆,不禁让人联想到宋朝叶绍翁“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意境。其中最为有趣的是,橄榄绿不仅承担了受力回弹的色彩角色,同时也代表虚实关系中的“虚”,为青绿和黑色的“实”做足了转折铺垫,形成了宛如书法中的“收”与“放”。
总体上来说,德库宁、白发一雄等抽象表现主义前辈对形式的拓展方向,书法中的骨性、节奏性,和充满紧张感、压抑感、反抗性的笔触性在他的作品之中共同发挥着作用。甚至这一时期的创作,可视为朱金石以自己的方式结合东西方的文化,通过这两股力量相互掣肘而产生的张力来直抒胸襟。是他持续以来对“厚绘画”探索的又一重要节点,既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总结,又是一个新章的前奏。
1986年,朱金石移居德國,开始了诸多艺术形式的探索:在德国他做了很多极简主义的、也有实验性的雕塑和装置作品。总体来说,朱金石沿着这样的思路,逐渐把油画逐渐从二维艺术伸展为三维、从平面绘画推向立体雕塑的表达,并尝试运用传统的、中式的“意象”审美来表现现实的同时,画面呈现的现实——油画的媒介和重油彩的笔触都出自于西方的艺术,尤其是由自由笔触组合而成的抽象艺术形态。这个形式来自于一个游走于中西文化、东西方艺术之间的大脑对于“现象”的整体把握后的意向转化,并因其独立性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其中与拍品同期的作品《涂石八五》被迈阿密洲的鲁 尔家族美术馆收藏,装置作品《物的浪》被洛杉矶郡 美术馆(LACMA)收藏。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