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卖结果

芥子园画传初集(原刊初印本)

估价: RMB  1,000,000-1,200,000

成交价:¥2,300,000

拍卖会:北京华艺国际2021秋季拍卖会
专场:吉羽——古籍碑帖 信札写本专场
预展时间:12月8-9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贸大酒店L3(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L3)
拍卖时间:12月10-11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贸大酒店L3(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L3)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9214
作者:--
尺寸:29×19cm
质地:
年代: 暂无
作品说明
钤印:笠翁、青在、家在鸳鸯湖上、长水王蓍、湖上陈氏、扶摇、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一丘一壑、师古、鹿砦、不知而作、岘峰、迂、半痴、卧游等
鉴藏印:孙氏星华珍藏书画记、西峰收藏、读书积岁月益寿补蹉跎
题跋:芥子园山水卷刊刻最难,格调亦最高,此卷有笠翁画传四字签条,乃美术史宝贵文献,传世康熙本仅此书与容庚先生藏本有之 周小英印(白文)
康熙本签条题笠翁画传前人向未述及,辛丑六月。净琉璃室(白文)
清 王概 编
清康熙芥子园套色印本
一函五册 开化纸 线装

稀如星凤 奇缘乃获
《芥子园画传》是极负盛名的一部书,一向被视为中国木板彩印的代表之作,体现了清初彩色印刷的最高水平。笔者关注此书已数十年,每遇一部,必前往观之;然所见大多篇牍讹误、刻印模糊、套色不正、色彩不清者,是为翻刻本、后印本几大特征。下面例举几种有明显特征的、比较公认的、或近人多有研究的藏本,试作比较。
1.国家图书馆藏有多部《芥子园画传初集》。其中归入善本者两部,著录为“清王概辑,清康熙十八年李渔刻套印本”;经比对,两种属同一版本,钤“长乐郑振铎西谛藏书”“长乐郑氏藏书之印”二章,为著名收藏家郑振铎(1898-1958)旧藏本(“郑本”)。
2.日本收藏一部《初集》。此本于李渔序首空白处钤有“涉园所藏”“陶兰泉”二章,知为民国藏书家、刻书家陶湘(1870-1940)旧藏本,简称“陶本”,此本曾于2011年江西美术出版社影印出版。
3.上海图书馆藏《初集》一部。该本于李渔序首空白处钤“延陵世家小自由藏”“少文”“顾炳”三枚印章。此本简称“顾本”。
4.私人藏书家山东潍坊右文斋主人藏《初集》一部,简称“右文本”。
5.2021年春拍拍场出现的容庚旧藏《初集》一部,第一册贴有《笠翁画传》题签,简称“容本”。
“郑本”方面,经过与“陶本”“顾本”进行比对,发现其多有线条简陋、套印层次不鲜明等问题。如卷三之二十七叶“米芾”图,“郑本”墨色浓淡无章,似乱墨堆积;又卷三之三十八叶“乱石叠泉法”,“陶本”“顾本”均层峦叠嶂,颇具立体感,而“郑本”则雕镂拙劣,线条粗糙,明显为翻刻。讹字方面,多是因对原作运笔理解不通,刻意追求原样造成,是为翻刻本硬伤,也是为翻刻本重要之铁证。如卷四之十四叶“人物”图,陶本顾本为“倚童式”,郑本误作“椅”;二十三叶“凡山水中之有堂户”,郑本误作“尸”等诸多讹误。因此,国图藏“郑本”为翻刻本当无疑义。
此部《初集》(华艺本)与上述“顾本”“陶本”“右文本”“容本”属同一版,为康熙十八年原刊初印本。共五卷,第一册为卷一,有书名页、李渔序、目录及《青在堂画学浅说》,共三十二页;第二册为卷二,“树谱” 含目录共四十一页;第三册为卷三,“山石谱” 含目录共四十七页;第四册为卷四,“人物屋宇谱” 含目录共四十七页;第五册为卷五,“摹仿诸家画谱”含目录共五十二页。卷一有文无图,卷二、三、四多为单色墨印,少有套印部分;卷五用棕、蓝、绿、黄、红五色套印。
是书第一册贴有《笠翁画传》题签,在余所观各大馆藏、私人藏书本中仅“容本”有之,与此部相同。推测为康熙十八年原装原签,尤为珍贵。此部题签有“大吉羊”白文印,卷四“人物”图中,第二、三等叶中人物衣衫有使淡墨套印,后世翻刻本中为牟利,降低制作成本而省略。再比对几种卷五多色套印部分,可谓越罗蜀锦、不相上下。这是因为套印版画质量的优劣对准确度要求很高,每种颜色需要反复试印、反复移动、直到完全吻合。此外,更要依照原画颜色“由浅到深、由淡到浓”的原则,将木版印色达到原作毛笔上色的效果,使版画无限接近墨本。这对印刷工匠、纸张、用墨的要求很高,不同的工匠对原画用色理解也不尽相同,因此即使是雕版为同一版,材料、工匠的差别导致印制的版画质量也会有明显差异,可以说《芥子园画传》是集画家、绘工、刻工、印工等多人组成的合作团队来完成的,是一种集体性质的艺术创作。
美术史论家王伯敏先生说:“二百五十年以来,在历代画谱中像《芥子园画传》那样产生巨大影响的画谱,史无前例。”这是对《芥子园画传》在中国画美术史上地位的高度评价。《初集》自清康熙十八年初版刊行后,一时大受欢迎,人们竞相购买;因此不断被重印、翻刻,版本情况十分复杂;学画临习、市面所见尤以翻刻本居多。王概在康熙四十年(1701)《二集》中曾言当时抢购《初集》的盛况:
“今忽忽历廿余稔,翁既溘逝,芥子园业三易主,而是编遐迩争购如故,即芥子园如故。信哉!书以人传,人传而地与俱传矣。且复宇内嗜者尽跂首望,问有《二编》与否。”
由于《芥子园画传》的影响很大,在海内外盛行,是学者研究书画艺术的桥梁,仅日本就有多种翻刻本,对当时浮世绘版画产生了直接而深远的影响。至乾隆年间,书店纷纷向芥子园甥馆购买版权,于是前后出现了约十一种版本,各版本也经历多次印刷,印量不可胜数,这也就是《芥子园画传》众多翻刻本出现的原因;如金陵“文光堂”、金阊“文渊堂”、姑苏“经义堂”、赵氏“书业堂”等版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嘉庆年间,有书商牟利,更是把清代画家丁皋的《写真秘诀》杂凑《晚笑堂画传》等图谱编成人物集,假托为《芥子园画传》,混淆视听,造成了今日人们误以为《芥子园画传》共有四集之谬误。可惜的是,《芥子园画传》初版三集由于流传时间长,翻刻临摹的次数多,今人已经很难看到初版的真貌。《画传》一、二、三集之初印本,与现在普遍所见所用的版本相比较,差距极大,其精神、面貌、气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此次出现之《初集》(华艺本)乃余至今所见第五部原刻初印本。开化纸精印、用墨用色考究、套印精准,应为良工刷印,或为自留或友朋往来之特制本,与当时市场大量发行本有天壤之别。特制本的制作从古延用至今,例如朵云轩于1985年再造完成《十竹斋书画谱》,此书并不稀见,但是红木箱特装本《十竹斋书画谱》特制二十部,与普通本无论从纸墨、套印技术及装潢都有极大差别。
正如郑振铎先生《中国古代木刻画史略》中言:“……原刻初印本极为难得……我有原刻本数部,无一是初印者”;又郑本《初集》前有郑跋,曰:“余于劫中先后得彩印本<程氏墨苑><十竹斋笺谱><画谱>,今又收得此本,共是四种。二十余年间,求其一而不能得,不意于此二三载中,乃并获之,不可谓非奇缘也”可知在郑振铎、陶湘当年,初刻原印本早已是稀如星凤,几十年拍场初集原刻初印本难得一见,今年得观两部,亦与郑先生同样慨叹书缘之不可求,运也!
──翁连溪(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版画研究专家)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