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卖结果

2004年作 达尔文 布面丙烯

估价: RMB  600,000-800,000

成交价:¥920,000

拍卖会:北京华艺国际2021秋季拍卖会
专场:70后+ 当代艺术专场
预展时间:12月8-9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贸大酒店L3(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L3)
拍卖时间:12月10-11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贸大酒店L3(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L3)
作品分类:当代艺术
图录号:8324
作者: 高瑀(b.1981)
尺寸:200×200cm
质地:
年代: 2004年作
作品说明
签名:高瑀 for GG 2004(左下)
图录
《标本》,星空间,2007,p26 & 62。

高瑀的卡通作品中总是带着黑色幽默,通过戏谑的方式重新演绎经典和人们心里的既定形象,展现了现代新新人类对历史形象的解构和调侃。他的作品多以涂鸦的笔触涂抹,运笔寥寥却极为传神,画面充满设计感的大片留白似有“无声胜有声”的意味。不拘一格的高瑀在初三时修正了自己的理想主义,为考取美院接受专业培训,并逐日朝着成为职业艺术家的目标前进。但他的性格使然,使其进入四川美术学院后不再迷恋“绘画”本身,反而尝试遍各种当代艺术形式,包括装置、行为、录像、Flash动画等。据他所说,“我本身也一直喜欢最新的东西,从进大学就开始搞创作,没有太多条条框框。”这使得他并不热衷于传统的架上绘画,或是学院教育体系,他认为“这跟我们当时崇尚新潮和前卫的艺术风气也有关系。”
对他的作品,高瑀认为他过往的作为仅仅只是一个宏大叙事的开端。在此一阶段的工作客观讲来是散点而非专题性的,比喻为一种物种的叙事史的话,他所做的目前只是粗陋的极简读本,或者是简要的提纲。
2002年,高瑀的熊猫第一次亮相于他的创作之中,一只周身插满箭的熊猫成为对当时成功法则的反讽。凭此一绘,大学毕业后不到两个月他就与画廊签约,这只熊猫也成为他最初的典型符号。高瑀说,“熊猫本身是一个对中国形象最符号化、片面、肤浅的认识。借助熊猫这个形象,最初我是经过考虑的。变成一个长期使用的形象,并且拓展其内涵和外延,是后来的工作。”他把自己视为“导演”,把熊猫视为“演员”,一切的表演取决于“剧本”所要讲的故事。“恰巧熊猫这个‘演员’身上具有很多有意思的特征,而我作为‘导演’,自己又有很多故事,它可以为我扮演各种角色。”
2003年创作的《抛头颅,洒热血》是这一时期高瑀熊猫题材的重要作品。白色的油布上画了几只熊猫的头颅,这些头似乎被斩断,脖颈上还洋洋洒洒地飞溅出鲜血。将熊猫和血结合在一起画,这是以前的人从未做过的,所以视觉上带给人一种有点诡异同时有点刺激的印象。它们的表情却没有半点对“死亡”的恐惧,依旧夸张而执迷不悟,仿佛对于他们来说,死亡只是简单的重来,就如游戏中的角色等候着下一次投币带来的续命机会。
“死亡”之所以可以如此的轻松,背后代表着一种“舍得”与“不留恋”,这点承接了革命文化里的“抛头颅,洒热血”的语境,但同时也与之拉开了距离。因为传统语境里它是为了信仰而产生的“舍得”,而此地熊猫的“舍得”并非源自某种信仰,而是由感性情绪所导致的“生无可恋”,透露出一种80后年轻人特有的自嘲与戏谑,实则是高瑀试图结合时代特征解构传统观念并重构信息组成的证明。
《达尔文》一作完成于2004年,把处于高度竞争的中国当代社会下年轻人的常态,毫不忌讳地演绎出来。作品采用平涂的手法,设色鲜艳,犹如广告用色,通过这些表现手法,强化作品氛围。作品里的熊猫指代的现今的年轻人,作品名“达尔文”指代了当代人的生存环境与模式的“进化”。“进化”不再是从客观意义上积极向上的进程,而是一种仅为赢得自我观点、自我生存的竞争,不惜与周遭的人怒目圆睁,甚至打得头破血流。他的笔下的熊猫大多自我感觉良好,甚至是自我,没有包袱,甚至也没有力所能及的责任担当,因而显得更加直言不讳。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