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元 青花云龙牡丹纹铺首罐

估价: RMB  9,000,000-15,000,000

成交价:¥11,500,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北京)2020秋季拍卖会
专场:大美——中国艺术珍品之夜
预展时间:2020年12月2日-4日
预展地点:北京金茂万丽酒店一层大堂、 三层金茂大宴会厅(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57号)
拍卖时间:2020年12月05日
拍卖地点:北京金茂万丽酒店一层大堂、 三层金茂大宴会厅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6
作者:--
尺寸:高38.5cm
质地:
年代: 元
作品说明
来源:北京翰海2006年12月18日,Lot2216

参阅:
1.英国大维德艺术基金会的元至正十一年(1351)青花大瓶
2.土耳其托普卡比博物馆藏元青花缠枝纹铺首罐
3.故宫博物院藏元青花龙纹大罐
4.青州市博物馆藏山东省青州市青州粮食中转库铁路西侧的元代墓葬出土
5.香港佳士得2003年10月27日
6.北京翰海2015年11月29日编号2935,成交价RMB 18975000

青花瓷的烧制始于唐代巩县窑,成熟于元代景德镇窑。元代作为中国陶瓷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由于历史文献及传世品有限,长期以来不被人们重视,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美国学者约翰·波普结合收藏于英国大维德艺术基金会的元至正十一年(1351)青花大瓶(参阅1)和分别藏于土耳其、伊朗的元青花实物,提出了所谓“至正型”学说,元青花面貌得以确立,而受到全世界的重视。元青花选用波斯钴料,青花发色浓艳,造型多样,纹饰丰富,以装饰多层次布局为典型特征。
至元十五年(1278年)设江西省景德镇浮梁瓷局,内府御用与赏赐外销瓷器皆由其所出,后又见饶州官员“蒙旨督陶”之事例,且有“御土窑”之称呼。在蒙古统治下,鼓励瓷艺革旧图新,以切合内需及外销,成就元瓷的精致多姿。在扎实的白釉瓷的技艺基础上,且有稳定的钴料供应,艺匠可随心所欲地绘作青花瓷品。而此器造型古朴,形制较大,气势雄伟,备受元代宗室、蒙古大国、中亚、伊斯兰地区显贵的追捧。
此式铺首大罐的诞生与元代饮酒之风气密切相关。蒙元时期中国加强了与西亚各国的交往,学习和吸收了阿拉伯地区传入的蒸馏酒技术,而且很快在全国传播开来,这是中国酒生产史上一次划时代的变化,这种来源于中东技术的“阿刺吉”蒸馏酒属于元代贵族阶层消费的佳酿,上至皇亲贵胄、官僚士大夫;下到平民百姓。不同阶级有不同的饮酒习俗。宫廷皇室饮酒奢靡无度,礼仪繁琐冗杂,饮酒器皿精美气派。元朝后期的文人朱德润作《轧赖机赋》中云:“当今之盛礼,莫过于轧赖机”,“轧赖机”正是 “阿剌吉”的异译。目前中国出土多处元代窖藏,皆以金银质或瓷质酒具为出土遗物之大宗,反映出喝酒为当时蒙古贵族和色目人日常生活中最主要的活动之一,尤其上层阶级酗酒尤烈,饮酒成风,自然重视酒酿的储存和饮用器具的精致化,因此各种材质的酒具自然就成为当时社会上层居家必备之物。同时,由于饮用量普遍增大,需要容量更大又可移动的储存酒具,满足居家使用,故此式铺首大罐应运而生。
元青花传世数量甚为稀少,如此大器更是难得一见。本件青花罐为盘口,溜肩,下收敛,造型稳重大气。肩部装饰双兽耳,左右对称,极具立体感。通身上下六层纹饰:回纹、卷草花卉纹、云龙纹、缠枝牡丹纹和变形莲瓣纹,构图繁而不乱,层次分明,观之赏心悦目。腹部为主题纹饰,绘出双龙赶珠纹,前龙回首顾盼,后龙昂首对视,飘逸灵动,矫健曲身,戏以火焰宝珠,极具神采,龙身周围祥云朵朵,烘托出双龙苍劲、洒脱、雄伟之势;胫部下承十瓣仰莲纹,内填绘垂云纹和滴珠纹,莲瓣间留出空隙,疏密有致。整体笔法洒脱豪放,青花一色苍翠妍丽,有如水墨之凝重晕染,颇得笔墨意趣,时代工艺特征鲜明;青花发色明快艳丽,浓重之处带有黑色结晶斑点,浅淡之处晕散自然。胎体厚重,器底露胎,明显留有制胎时的螺旋纹痕迹,并且有部分釉浆罩挂于胎上,流淌自然。通身内外施釉,釉色白中带青,积釉处呈现鸭蛋青色泽,是典型的元代景德镇瓷器釉色。
有研究指出,元青花所以取得如此高的艺术成就,与借鉴了元代丰富的织绣图案不无关联。如此罐所绘牡丹花,勾画各角度来表现花朵婀娜多姿的画法即来源于元代丝织品,极具时代特征。相似画意的缠枝牡丹纹饰常见于各类造型的青花器物,如故宫博物院藏元青花缠枝牡丹大罐和土耳其托普卡比博物馆藏元青花缠枝纹铺首罐(参阅2、3);
罐身腹部所绘云龙纹,自由奔放,生姿动态,身体细长而有力,其怒瞪的双眼、鱼鳞状的鳞甲、利刃般的龙鳍、鹰形的指爪等特点,均与山东省青州市青州粮食中转库铁路西侧的元代墓葬出土的元代龙纹玉壶春瓶(参阅4)上的龙纹极为相似,皆属典型的元代龙纹式样,另同见于江西高安元代窖藏出土和戴维德爵士旧藏成对青花供瓶,现藏伦敦大英博物馆,可资比较。
作为此类铺首大罐的特殊之处,铺首当然不可缺少。此类瓷塑铺首制作颇为考究,需要雕刻出一个模具,加入胎土,翻印出铺首,晾干之后运用接头泥(品质非常细的胎土兑着釉料而成)粘附在肩部。铺首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装饰,而且确实存在实用功能,其并非实心而是两边口角留空相连,以便铜环穿带。铺首贴附在两肩之后,再度加工处理分两类做法:第一类,用青花勾勒铺首的五官,无涂染,有时在头顶书写“王”字,象征百兽之王的地位;第二类,以青花涂染留白方式突出五官,令铺首的凶猛形象更为突显,本品即属于此类。本铺首制作精致,双目怒凸,眉道高耸,以示威猛之状。
据统计,流失在海外的元青花约110余件,主要收藏在中东的土耳其、伊朗等国。国内收藏约200余件,多为建国后各地考古出土。元青花在中国陶瓷史中占据了显要的位置,它的出现,改变了两宋时期南北窑场百家争鸣的状况,开启了明清时期景德镇一枝独秀的局面。相比明清官窑瓷器,元青花在市场上鲜有出现,而具有如此典型风格的立件大器更为难得,可遇而不可求。检视过去十年内世界各大拍卖公司的成交记录,类似本品的拍卖实物可见两例。一例为香港佳士得2003年秋拍第629号拍品【元 青花云龙戏珠纹兽耳大罐】,现归香港葛氏天民楼基金会收藏,当时成交价为港币 9,583,750元,创当时元青花瓷器拍卖的最高纪录。另一例为香港苏富比2008年春拍第2927号拍品【元 青花缠枝牡丹“海马”图狮钮盖罐】,成交价为港币22,727,500元,是目前元青花铺首罐类的最高拍卖成交记录。较近一例有北京翰海2015秋拍,编号2935,成交价RMB 18975000,可资比较。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