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1930年代初 群马 纤维板油画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207,000,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北京)2021春季拍卖会
专场:现当代艺术夜场
预展时间:2021年5月31日-6月3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拍卖时间:2021年06月02日-05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作品分类:当代艺术
图录号:8510
作者: 常玉(1895~1966)
尺寸:110×103cm
质地:
年代: 1930年代初
作品说明
出版
1.《VU》杂志,第204期,巴黎,1932,p179;
2.《常玉油画全集》,国巨基金会、大未来艺术出版社,台北,2001,p56;
3.《常玉》,河北教育出版社,2007,p57;
4.《先锋·颓废》,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p155;
5.《世界名画家—常玉》,河北教育出版社,2010,p106;
6.《常玉——寄黑 藏白 醉粉红》,大未来林舍画廊艺术有限公司,2018,p298。
签名:玉 SANYU(左上)
作品背面展览标签:第43界展览会,常玉,生于四川(中国),中国籍,塞纳-马恩省马拉科夫镇,让·雅克·鲁索大街1号,3655,群马,110×103 cm,1932年。
来源
1.法国藏家购于第四十三届独立沙龙展览会;
2.亚洲私人收藏。

展览
第43届独立沙龙展览,巴黎,1932,3655号作品。

说明
1.第43届独立沙龙展览会目录第291页,第3655号作品《群马》(Chevaux)售价4000法郎。(资料来源:法国国家图书馆);
2.附原出版《VU》杂志,第179页《群马》作品图侧标记艺术家亲笔签名“玉SANYU”、日期“3.5.1932”及印章“常玉”。(原法国藏家提供);
3.法国《VU》杂志 1932年2月10日 第204期第179页 让·格劳迪(Jean GALLOTTI)报导此画:“由常玉所作的《群马》,是画家的天真呢,还是他在探索某种风格,亦或是异国风情的概念呢?”
4.附《<群马>作品状况报告》,贾鹏,2021

1932年,常玉给荷兰经纪人以及挚友约翰﹒法兰蔻(Johan?Franco)的信件中兴致勃勃所提及的这件作品《群马》(Chevaux),是他1932年参加第43届独立沙龙展览的参展作品,法国国家图书馆至今完好保存着这届独立沙龙展览会的目录,在第291页,清晰可见常玉参展的两件作品分别为:
第3654号作品《山水》(Paysage),售价8,000法郎;
第3655号作品《群马》(Chevaux),售价4,000法郎。
相比山水作品,动物题材的《群马》显然更加受到法国人的喜爱和关注,不但被《VU》杂志邀约发表,最终亦被法国藏家以4000法郎购藏,在1932年的法国,第十七次世界经济危机的背景下,4000法郎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对于刚刚经历完家族企业破产,孤悬海外的常玉来说,更是绝渡逢舟。根据已有资料显示,这是常玉在法国最早被报道的一件作品,也是早年被媒体唯一刊登的作品,常玉的作品再次登上法国报纸,已是十四年之后的事情了。《群马》在常玉动物题材的创作中,不同于艺术家晚年作品中常见的苍茫萧索气息,描绘了七匹马儿在明媚的金色原野上,悠然嬉戏的场景,画面意趣横生,温暖明媚,当属珍罕绝伦之作。现任藏家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从法国藏家手中购买并珍藏,今时首次露面,弥足珍贵,定当惊艳四座!
常玉与“马”
裸女、花卉和动物作为常玉创作的三大核心主题。如果说“菊”是常玉花中至爱,“马”则可以说是常玉动物作品中最钟爱的主题。在常玉已知的八十四幅以动物为主题的油画作品中,画马的作品多达三十四幅,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雕塑作品中,一系列的石膏漆染的“马”雕像也十分突出,对“马”这个题材持续的艺术探索横贯常玉近四十年的创作生涯。
常玉对“马”的偏爱,富有浓厚的个人情感因素,常玉的父亲以画马享誉家乡南充,马的形象想必已深深铭刻在常玉童年记忆与美学根源之中。而常玉对妻子玛素﹒夏绿蒂﹒哈祖尼耶(Marcelle Charlotte Guyot de la Hardrouyère),同样昵称为“Ma”。徐志摩一直对常玉的这段婚姻艳羡不已,在1929年给刘海粟的信中写道:“常玉家尤其是有德有美。马姑做的面条又好吃,我恨不得伸长了一张嘴到巴黎去与你们共同享福……”“马姑”即常玉妻子。马显然对常玉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千姿百态的马出现在他的画作中,或引以自况,或思念故人,在这些作品中,始终洋溢着细腻丰富的情感蕴藉。“卓尔不群”的《群马》
在常玉创作的三十四幅以“马”为主题的作品中,多以描绘两两相依的双马为主,关于群马的作品仅有6张。此幅《群马》是其中刻画最为细致,并且用色极其独特的作品。有别于艺术家1930年代以粉红与白为主调的“粉色时期”绘画,常玉在《群马》中大胆地以明媚绮丽的橘红作为主色,这个色调的作品在其创作生涯中仅有两张,另外一张则是去年刚刚创造常玉动物题材市场纪录的《八尾金鱼》,水中畅游的鱼儿与原野嬉戏的马匹,两幅作品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群马》以七匹欢腾的马儿作为主角,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实际场景的刻画。艺术家通过橘红和浅橘黄两种色彩的建构,对空间进行切分,抽象地勾勒出阳光照耀下的金色原野、湖泊、沙洲,通过色彩的层次转折,营造出一个极富想象力的空间,这是西方现代艺术中追求几何形态和纯度色彩的要求,也是中国传统绘画中关于“留白”的独特空间观念所致。中国传统书画中的骏马驰骋四方,常玉的马却是无缰骄骢,徜徉于天地之中。三分潇洒、二分佻皮、一分闲适,亦是艺术家本人个性十分贴切的投射。
常玉早年在中国时常会观赏马戏,想必逗趣俏皮、形态灵动的马匹形象深植常玉内心。《群马》中马儿两两相依、三五成群,饶有意趣。对马的刻画亦延续了他
画裸女的神髓,着重捕捉马匹的神韵形态。艺术家用油画材料贯彻其率性的书法笔触,自信地勾勒出马的尾巴和鬃毛,寥寥数笔亦将马的躯体之量感表达得十分到位。在对作品的科学摄影分析中,侧光下可观察到纤细的笔毛分布在画面各处,可见艺术家使用的画笔毛质松软,很可能是中国画常用的毛笔类型,符合画面呈现的笔触及笔法特点,左上角的艺术家签名亦呈现国画用笔的特征。
在常玉关于“马”的主题作品中,超过一米尺寸的作品并不多见。1930年5月15日常玉写给侯谢的一封信中曾经提及“今天杜乐丽沙龙的阿诺先生向我邀画,要我创作一些巨幅作品……”可以推测《群马》很可能是常玉针对第43届独立沙龙展的特别尺幅创作,殊为难得。画面中描绘最为细致的是一匹仰卧的斑点马,不禁让人联想起《五王醉归图》中申王李撝的坐骑“九花虬”,骏马不再奋蹄扬鬃,而是仰卧撒欢,如此天真烂漫的面貌,让人心生欢喜。其他马儿或腾跃、或俯首、或曲腿,十足生动,妙趣横生。不同于艺术家晚年作品中常见的苍凉孤寂情绪。《群马》所描绘的空澄原野是一片自由的天地,嬉戏的马儿更似诗意的精灵,整体画面营造出一种无限旖旎、绮丽梦幻的意境,对应着常玉中年时仍踌躇满志,乐观豁达的心情,整体透露出生机、美好、希翼等明媚的精神意象。
常玉自1929年开始画油画,其创作在30年代臻于成熟,独树一帜的艺术语汇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如法国艺评家贾克伯(Max?Jacob)曾称赞他的作品中“具有精准而纯净的一股力量,兼具智慧与技巧。”常玉动物油画作品为数不少已永久收藏于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藏家十分惜售,在市场流通量稀少,私人收藏的常玉作品当中,殊难寻获相类之作,《群马》具有不可替代的学术与收藏价值。

“由常玉所作的《群马》,是画家的天真呢,还是他在探索某种风格,亦或是异国风情的概念呢?”迪(Jean GALLOTTI),法国《VU》杂志1932年2月10日第204期第179页
——让·格劳

“我小有成就。除了有好几份报纸撰文介绍我以外,《VU》杂志更写信向我征求同意刊登画作,我想这些图片很快便会被刊登出来了。”
——1932年1月26日 常玉致约翰·法兰蔻的信件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