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华艺国际16春拍】画,妙在似与不似间

2016/04/25 18:03  来源:华艺国际   阅读数:310
2016-04-21 中国书画部 华艺国际拍卖
 
 
 
齐白石言:“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一语道出艺术之精髓,其在创作题材、绘画技巧、艺术语言上的探索与创新,为中国艺术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齐白石的艺术思想亦对后世影响深远,其门下可谓“弟子三千”,有建树者颇多。他孜孜不倦亲身授业,并告诫学生“学我者生,似我者死”,鲜明的学术主张使其弟子多得其艺术精神,而非表面的模仿。齐白石的众多弟子都形成了自身的典型风格,有李可染、李苦禅这样开宗立派的大师,亦有开创写意新境界的王雪涛、陈大羽、许麟庐、崔子范、娄师白等花鸟名家。
 
华艺国际2016春拍,我们将隆重推出“齐门天下——齐白石师生作品集珍”专场,向世人一展齐白石师生的审美意趣和艺术追求。
 
 
 
齐白石  刘海戏金蟾
设色纸本  立轴
138×47cm.(约5.8平尺)
出版:
1.《近现代中国画名家——齐白石》P277,2008年01月上海书画出版社
 2.《南黄北齐——黄宾虹齐白石书画选》P211,2010年09月人民美术出版社
 
 
“刘海戏金蟾”是明清之际常见的寓意吉祥的题材,多表现为刘海与三足金蟾玩耍的情景。常用于表示喜庆、吉祥的传统年画上,寓意发财、富贵,皆渊源于此。
 
白石老人所作人物画,阔笔写意,笔法简练,意态姿肆传神,风格质朴拙壮,个性鲜明。此作品以广泛流传于民间的“刘海戏金蟾”为题材入画,为白石老人晚年人物画之佳作。画中刘海笑容可掬,一身白袍,手捧蟾蜍于胸前。人物脸、颈、手用淡墨勾线后染以赭石色;蟾蜍以干笔墨线勾形,以黄绿色染之,造型准确有神;衣袍重墨空勾,暗部以水墨淡染。人物脸、手之笔线清淡柔和,衣袍线条苍劲浑厚,蟾蜍之线圆转蕴藉。粗与细、浓与淡、实与虚、色与墨进行对比,突出各自特征。寥寥数笔,刘海天真浪漫、朴实无华之神态毕现于纸上。纵观全画气象,线条运用浓淡坚柔相间,设色自然,在对比中突出人物的立体感。构图开张大气,神态祥和生动。看来,白石老人愈老,愈返归童趣,愈表现出一种民间的诙谐感。夸张变形,自然而无造作痕迹。
 
 
 
齐白石  荷花鸳鸯
设色纸本  立轴
137×34cm.(约4.2平尺)
 
 
齐白石“衰年变法”后,绘画逐渐脱离青藤、八大的冷逸风格,转入质朴、率真、浓烈的大写意画风,“红花墨叶”无疑是这一时期最鲜明的标志之一。
 
是幅《荷花鸳鸯》构图简洁明快,运笔苍劲老辣,设色明丽浓烈,是白石翁艺术成熟期的典型风格。作者以大面积泼墨写就的荷叶支撑画面,墨色浓郁而层次分明,点缀其间的荷花,花色娇艳而形态肆意,花与叶在笔法上相互统一,在赋色上形成红与黑的强烈对比,使整幅作品散发出大气疏阔而娇艳夺目的审美意趣。荷塘下方,一对鸳鸯在波光轻浮的池水中,相依相伴、悠然嬉戏,此处落墨着色皆较上方荷花、荷叶疏淡、柔和,并与之呈现亦动亦静之态,画面顿添灵气。此作布局疏密有致,笔法熟稔老辣,色彩艳而不俗,充满着生机与乐趣!
 
中国传统文化中,荷花出尘不染之清白气节尤为人赞颂,鸳鸯衷情相伴之情意更是动人,白石翁亦曾有言:“老年心肠,不厌荷香。最怕牛羊,最喜鸳鸯。”可见其对荷花、鸳鸯蕴含的吉祥寓意之喜爱。

 
齐白石  双蛙蝌蚪
水墨纸本  立轴
134.5×30cm.(约3.6平尺)
出版:
1.《齐白石绘画精品集》P38,1991年10月人民美术出版社
2.《齐白石绘画精品集》P88,1993年04月韩国美术文化院
3.《齐白石全集 第四卷》P136,1996年10月湖南美术出版社
4.《齐白石画集》2003年12月 人民美术出版社 P66
5.《白石自珍》,2005年10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6.《齐白石绘画作品图录(中卷)》P204,2006年07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7.《中国近现代名家作品选粹 齐白石 花鸟》P56,2006年08月人民美术出版社
8.《嘉德二十年精品录 近当代书画卷·一》图180,故宫出版社
 
 
1936年应四川军阀王瓒绪(1885-1960)之邀,白石翁携夫人与二子游蜀,并居住在王氏“治园”达三月之久,绘制不少精品佳作,此《双蛙蝌蚪》便是其中之一。
 
齐白石夫人胡宝珠为四川丰都人,此行乃回乡为母修墓立碑。画面上青蛙与蝌蚪的相依相伴也暗合白石老人的主题,宝妹像画上的蝌蚪回到母亲身旁,尽表孝心。作品空灵而富有韵味,上方大片留白,下方淡写水波,双蛙与蝌蚪以淡墨写之,质感润泽,右下方则以浓墨长题,以纪绘画之来由。“好写墓碑胡母字,千秋名迹借王三(王三,王瓒绪也)。宝妹之属,时居治园清宅,白石并题赠诗。”这画虽是赠予妻子宝妹——胡宝珠,但丈夫的嗔怪在字里行间洋溢而出。
 
此幅作品原为齐氏家藏,齐白石子齐良迟在签条上记有“双蛙蝌蚪,男良迟敬题藏。”此画风韵如此,深得齐家珍爱。
 
注:王瓒绪(1885-1960),字治易,别号至园居士,四川西充人。喜书法,作律绝,好收藏图籍,曾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四川省博物馆馆长。

 
齐白石  群蟹图
水墨纸本  立轴
103×34cm.(约3.2平尺)
出版:
1.《Chinesische Aquarelle》图43,1978海兹拉尔编
2.《CCHL PAJ-s'》图111,1970海兹拉尔编
 
 
白石老人画螃蟹的章法来源于生活中的细微观察,尝言“细观九年,始得知蟹足行有规律,左右有步法,古画此者不能知”;“蟹腿扁而鼓,有棱有角,并非常人所想的滚圆,我辈画蟹,当留意”。此幅正是这一画理的有力阐释。画面中仅仅通过墨色的变化、线条的勾勒使转,便构建出活泼泼的螃蟹,且各个物象有远有近。看似随手拈来,其实作品跟白石老人的多年农家生活息息相关,造就了老人率真坦然的情操,也带来了无限的创作激情和题材。
 
 
 
齐白石  荔枝蜻蜓
设色纸本  立轴
65.5×33.5cm.(约2.0平尺)
 
在齐白石众多的绘画题材中,“荔枝”这一题材,因其“大利”之吉祥寓意时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是幅《荔枝蜻蜓》以荔枝、果篮、蜻蜓入画,构图简洁明快,用笔老辣拙趣,赋色鲜艳淋漓,体现了极高的艺术修养。白石翁以淡墨作篮身,浓墨挥提手,并取倾斜之势,使之生动跳脱;篮中荔枝分布错落,并用小笔施以洋红,色彩醇厚饱满,质感丰满逼真,令人垂涎欲滴;一直蜻蜓闻香而来,以枯笔飞白绘制的翅膀,震动有声,呈现出动态之美。作品中的细节亦耐人寻味,一颗荔枝因果篮的倾斜而伸出筐外,在构图上与右上角的蜻蜓形成对角,极好地平衡了画面,另一方面,又十分贴和实际,为作品增添了生活情趣。可见,白石老人的创作来源于对生活的细微观察和对艺术的高度提炼。
 
 
 
齐白石  喜上眉梢
设色纸本  立轴
97×33cm.(约2.9平尺)
 
是幅《喜上眉梢》是齐白石大写意花鸟之佳作。画面远处以酣畅笔意写两株交错相生之红梅,枝桠或直上或斜倚,并以墨色的浓淡表现其前后关系,错落有致、凌而不乱;枝上的梅花竞相绽放,红色晕染的花瓣,或浓或淡,层次分明、暗香浮动;花下是淡墨勾勒的鸟笼,笼门开启,两只雀鸟却只是立于其上并相望而语,憨傻无奈之态呼之欲出。此作白石老人自题“只因肉食养成痴,有翅无心飞去时。一切是非都说得,筠笼身世不能知”,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