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老夫足迹遍天下”,四幅佳构重温张大千的艺术地图

2017/11/14 18:43  来源:华艺国际   阅读数:603

 

大千一生喜好游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国内到国外,他一生到过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正如大千自己所说,“老夫足迹遍天下”。

可以说,张大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一生的不懈游历。如果没有这些丰富的游历,恐怕绝不会有现在人们所看到的“画坛巨匠”。 今天我们从四幅不同时期的作品切入,带您重温张大千的艺术地图。Let’s go!

 
 日本 · 江户
 
 

张大千 罗浮梦影
设色纸本 立轴
149×74cm
注:傅增湘题跋。
 

张大千与日本颇有渊源。1917年,他随兄长张善孖赴日本留学,学习染织,兼习绘画。1931年,他赴日本为“唐、宋、元、明中国画展”代表。1928年及1934年都曾赴日,与日本的关系相当密切。《罗浮梦影》是1935年或以前,张大千在日本江户所作。

张大千在题识中注明此画是仿崔道母笔法。崔子忠,字道母,明代著名人物画家,最擅仕女,与陈洪绶并称为“南陈北崔”,蜚声画坛。明末清初著名文人钱谦益评其画是“慕顾、陆、阎、吴遗迹,关、范以下不复措手”。


《罗浮梦影》局部
 
 
张大千此幅《罗浮梦影》颇有崔子忠画风中的晋唐意趣,不囿于宋元窠臼的精神。墨色灵秀淡雅,设色清丽,有飘渺空灵之感。从人物的造型上,亦可见他借鉴了在日本常见并收藏的日本浮世绘和美人图。

 
 中国 · 四川
 



张大千 芭蕉仕女
设色纸本 立轴
1944年作
66×43.5cm

出版:
1.《大成》杂志第105期封底内页,1982年大成出版社。
2.《近代中国画选》封面、图4,1982年香港集古斋·博雅艺术公司。
3.《当代美人画选》封面,1984年初版,1988年、1996年、2000年再版,台湾艺术图书公司。
4.《张大千:三千大千》P39-40,2014年台湾艺术图书公司。
著录:
《张大千全传》P251-252,李永翘著,1998年花城出版社。
 

敦煌之行,是张大千绘画生涯的一大转折点,他曾自述“中年西上敦煌,临摹石室,振千年之颓势,开艺苑之新局,气象雄伟,著色瑰丽,使人物画为之一变”。 《芭蕉仕女》即是张大千从敦煌回归四川后脱胎换骨的代表作。

此幅《芭蕉仕女》作于1944年10月,一位凤冠仕女斜倚石旁,素服静好,幽思遥想,淡妆端颜,浅靥如花。1944年大千喜作凤冠仕女,当年8月还为上清道观作凤冠仕女一幅,青城道士将之勒石立碑,为青城山添一胜景。同年12月也有一本,自题“仿莫高窟初唐人衣饰”。

 



《芭蕉仕女》局部
 

大千的仕女在经过敦煌的洗礼后,一改明清以来的纤弱,转而为丰腴健美。衣饰的刻画则极精丽之能事,刻画细致入微。此幅《芭蕉仕女》,无论是发簪上的绿松石坠,还是藏于蕉叶间的石榴裙裾,描摹工谨,敷染醇厚,尽显盛唐遗法。

更为特别的是,此幅留白部分,大千都补以金粉,益显富丽堂皇。大千在青海曾向藏族画师学习研磨金粉,并在敦煌临摹过程中研究金粉敷色之法。此幅大千自题:“偶记唐人有锤金法,因试为之。”可知此幅即为大千“锤金法”尝试之实例。尝见大千作山水亦有留白处锤金之法,与此幅对观,可相互征信矣。
 
 

《芭蕉仕女》落款
 
 
据《张大千:三千大千》记载,本幅《芭蕉仕女》曾经香港歌星甄妮、著名导演杨凡递藏,可谓来源清晰,传承有序。此外,是幅作品曾刊登于1982年《大成》杂志第105期,并且两度成为《近代中国画选》、《当代美人画选》两本80年代出版物的封面,足见其分量之重。
 
 
阿根廷 · 布宜诺斯艾利斯
 
 


张大千 拄杖观书图
设色纸本 立轴
1952年作
90×45cm
 
出版:
1.《张大千书画作品集》P112,2013年9月四川美术出版社。
2.《张大千传》插图,李永翘著,2014年中国青年出版社。
3.《大千世界——悦美人生》P39。
4.《张大千精品集》(二)P230,2015年人民美术出版社。
展览:
“纪念张大千先生逝世三十周年——张大千书画作品展”,河南省美术馆,2013年10月10日-16日。
 
 
张大千于1952年2月受邀至阿根廷举办画展及游玩,时获阿根廷总统贝隆及夫人特别召见,是年8月,大千先生即举家迁居南美,舍前半生成就之余荫,开辟了后半生享誉国际艺坛的新天地——八德园。

 



《拄杖观书图》局部

此幅《拄杖观书图》绘于1952年3月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画面中只勾勒一执杖高士,用笔精巧缜密,线条流畅挺拔又细劲圆润,人物造型高古简淡,以鞋履及书册设色加以映衬,顿使文人清逸高洁之气跃然于纸上。

 
 
 巴西 · 圣保罗
 


张大千 三巴话旧
设色纸本 立轴
1961年作
191.5×99cm
注:画家自题签二。
出版:
1.《张大千绘画展》目录,图版8,1963年纽约赫希尔·艾德勒画廊;
2.《张大千伦敦画展》目录,图版33,1965年8月伦敦格罗斯凡纳画廊;
3.《张大千画展》目录,图版23,1984年纽约开乐画廊;
4.《张大千九十纪念展》目录,图版47,1988年5月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
5.《名家翰墨·张大千山水画特集》(第三十九期),P23,1993年4月香港翰墨轩;
6.《张大千研究》,巴东著,图版125,1996年12月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
展览:
1.纽约,赫希尔·艾德勒画廊,“张大千绘画展”,1963年10月22日至11月2日;
2.伦敦,格罗斯凡纳画廊,“张大千伦敦画展”,1965年8月10日至9月4日;
3.纽约,开乐画廊,“张大千画展”,1984年5月19至6月30日;
4.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张大千九十纪念展”,1988年5月;
 
 
“三巴”乃巴西圣保罗的音译,正是构筑八德园所在之处。张大千万里投荒,于1953年辟园南美,故国之思无不萦萦于怀,即使异地名胜,却常被他在笔底转化为巴蜀老家之地!此《三巴话旧》即是大千思故土、怀旧友之故事。

 
 

《三巴话旧》局部
 

至于相与“话旧”者乃三十余年之好友罗家伦。罗家伦,历任国民政府及国民党党务系统要职。曾执掌南京中央大学,大千先生则应徐悲鸿之邀在该校艺术系任教,彼此有共事之谊。1950年,先生应邀赴印度举行展览,时任驻印度大使的罗氏为此安排筹划,颇费心力。罗家伦亦好艺术,傅抱石力作《石涛上人年谱》即由他撰长序,足证对书画之道甚有研究,这与大千就更具相同嗜好、共同语言了。

1960年12月,罗氏远道自台湾来探望老友于摩诘山园,大千遂赋七绝两首相赠志念。两人时界七旬,相唔话旧,既是“故山归计尚漫漫”,眼前又生“莫言白发已添多”之叹,感触良多!

 


《三巴话旧》落款
 
 
本幅写二老重聚已是翌年之初,罗氏已踏归程了。画家笔下所出不尚修饰,似信手拈来。布局简洁,笔墨放纵,设色清淡素洁,墨色为主辅以花青薄罩,故得秀润蕴籍之致。画中云山飘渺,烟树间连,两老装束若高士,林中踱步,一诉暌违多载之离情,对世道沧桑、人事兴替必多唏嘘,画家寄情于此自是别有感慨矣!
 



《三巴话旧》局部
 

写毕,与寄赠老友之习惯有异,大千反而保留在侧。生前提供参与英、美等地之展览。后付儿子张保罗珍藏,直待1988年“张大千九十纪念展”方首度在台湾亮相,终于实现了籍作品“归回台湾语亲故”之愿。


“大风堂”青瓷轴首
 
 
画作选材乃“大风堂”订制仿宋罗纹笺,属六尺大中堂,精工装池,镶“大风堂”青瓷轴首,画家自署签,复题于日本订造的桐木画盒,宝爱之甚,足可见矣。这可能是他画完后自存而未赠友的原因吧!

 



左/画家自题签
右/日本桐木画盒
 

华艺国际2017秋季拍卖会

预展时间:11月22-24日
拍卖时间:11月24-25日

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